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初次换妻经历】
【我的初次换妻经历】
字数:5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的初次换妻经历

  我和老婆结婚快十年了,感情一直不错,工作也算顺心,在这个宜居的小城市里算是小康之家。老婆比我小两岁,在国税局工作,上班尽职尽责的工作,下班回家本本份份过日子,良家妇女一个,想法也少。但近两三年,我开始觉得这样平淡的日子难以忍受,便经常上网找点刺激,看看色文A片,有时也与网友暧昧的聊天,不过从没有出轨。不是不想,主要是因为城市太小,怕被人发现。
  我和老婆的性生活一般是一个月一两次,每次都是例行公事一样,虽然完成了,却觉得索然无味。其实我的性欲挺强的,经常看着色文打手枪,觉得这样更刺激,尤其爱看人妻绿帽文。

  有一次,我看到网上有真实的换妻俱乐部,便有些心动,可又怕老婆不同意。憋了很久,终于在一次做爱后,我和老婆试着说想加入换妻俱乐部的事情,一开始老婆以为我说笑话,胡乱答应了,后来我又说,她知道我要来真的,就坚决不同意,还骂我不要脸。但我坚持每两三天就扯到这个话题,且陪着小心说好话,并拉着老婆上网看一些质量较高的换妻色文。过了一段时间,老婆态度有所松动,我趁热打铁,介绍我选的这家俱乐部挑选会员是很严格的,也能保证不出乱子,并让老婆了解现在都市白领阶层很流行的。最后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老婆终于点头答应了。

  我们在**社区注册了会员,缴纳了588元的会费,上传了照片,结婚证和健康证明。小心起见,对那些免费网站上的交友信息我是决不相信的。过了一天,网站那边打电话和我们核实,看了视频,确认我们是真夫妻,并且愿意加入换妻俱乐部,就OK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老婆几乎每晚上网查询,查询过程是比较兴奋的,我和老婆做爱的频次有所增加。本来以为注册后就很快会有结果,没想到真的挑选一对俩人都满意的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有的太粗鲁,文字介绍上来就是男的多大多粗,能坚持几小时,我老婆最反感了;要不就是双方都满意,但是距离太远了。而我们又不想在本地找,这个城市太小,以后真的再见到会很尴尬的。

  大约挑选了半个多月才订下来一对夫妻,是北京的,男的姓郑,岁数比我们稍大一点,38岁,是一家文化用品公司的老总,谈吐间感觉素质很高,相貌也还端正,我老婆说她可以接受。女的原来是现代舞老师,生育后便辞职在家相夫教子,37岁,从照片看气质高雅而又妩媚,很和我心意。我早就梦想找一个经验丰富的熟女共同切磋。

  这次约会成功最重要的是他们愿意从北京到我们这里来。我们通了两次电话,上了视频,都很满意。那女的名字叫周*娜,因为一直练瑜伽,身材很棒。和她相比,我老婆就偏丰满,不过我老婆皮肤非常好,白白嫩嫩的。那位郑大哥说他就喜欢丰满白嫩型的,尤其是他知道我老婆是国税局干部,更加兴奋,于是我们就这样定了下来。

  他们是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来的。头一天我们就把孩子打发到老人那里了,跟老人说我们要到外地办事。我们把见面的地点定在我们的另一套房子,我们很少来住,小区里几乎没有认识的人,这样我们不必担心有人突然打扰。

  下午两点多时,我们接到电话,称他们已经从酒店打车出发了,一会就到我们小区,我和妻子急忙下楼去迎接。这是我们提前约定好的,他们到达之后先去酒店住下休息,并在酒店自行吃午饭,洗澡,我们在家也是这样。把换妻的地点定在我们家,一来安全卫生,二来可以无所顾忌。应郑大哥的要求,我老婆特意穿上了国税局的制服,我老婆的制服是修改过的,很合身。至于约好各自吃饭,是不希望漫长的饭局影响感觉。

  见到他们时,彼此感觉真的很好,郑大哥高高大大,很有涵养的样子,娜姐成熟妩媚,衣着得体,声音很动听,普通话说的很好,没有北京的那种油滑的味道。谈话间,想到这么标致的少妇一会就可以让我操,我的老二登时就竖起来了,走路都不自然了。他们还带来了一些小礼物,北京的一些小吃,像走亲戚一样。
  到了家,寒暄已毕,我们交换了双方的身体健康证明。郑大哥反客为主,成了主持,他先问我对他们印象怎么样,我当然说非常好了。他又问他老婆,娜姐落落大方地说:「不错,我喜欢弟弟这种类型的。」说着直接过来坐在我腿上,搂住我的肩膀,说:「当心我爱上你啊!」郑大哥眼睛盯着我妻子丰满的前胸,下身也鼓鼓囊囊的了,不用说,他对我老婆也很满意。

  郑大哥说:「我们已在宾馆洗了澡,换了新的内衣。」我急忙说我们也是。
  郑大哥说:「那先不用说太多,咱们直接开始吧!」我妻子知趣地站起来,揽着郑大哥的胳膊进了次卧室,进门前还回头含羞看了我一眼。

  我哪有心思管老婆,一把揽过坐在我腿上的娜姐,狂吻起来,一边吻一边胡乱抓摸她的胸前和大腿,娜姐也毫不示弱,一边粗重地喘息着跟我接吻一边隔着裤子抓我的下身,迎合着我的进攻。正是初秋时节,衣服都是不多不少,最刺激的是,当我褪下她的套裙时,她里面居然穿了一条很薄的黑色连裤丝袜,诱惑十足。我试探着,摸索着,终于将手探进她内裤,放肆地放在她胯下,抠摸着她两腿之间的沟壑穴坎,而她软软的小手也仅仅地用力握住我的壮硕的肉棒……
  我们互相拥吻着进了主卧室,她脱光了衣服,只穿着连裤丝袜,风情万种地骑跨在我身上,俯下头,闻了闻我的肉棒,确认那里很干净,就张开小嘴,毫不犹豫地为我口交,我享受着她的有力的小嘴,使劲揉抓着她的双乳,比起我老婆,她的奶子要小得多,但别有风味,奶头有点长,硬梆梆的,像熟透的小枣;她的阴毛要比我老婆浓密,三角区那里异常茂盛。

  舔了一会儿,她分开双腿,蜜穴对着我的脸,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你能为我舔么?」

  我也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为她口交。我和妻子只是是刚同居时经常口交,婚后反而很少做。现在为这么迷人的少妇口交,真是别有刺激。美妙的是,她那里洒了什么高级香水,味道神秘而诱人,我用力吸吮着,舔噬着,品尝着,她销魂地闭上双眼,享受着我的灵巧的舌头,似乎已经陶醉了。

  舔了许久,她大概爽透了,下面的淫水都流出来了,我才松口。她坐在我身上,向后挪动着,握住我的粗大的肉棒,说:「好弟弟,让姐姐在上面进入吧。」我们都是按照事先的约定做的,我在网上曾说过喜欢女主动,喜欢女人穿连裤丝袜。

  她一手握着肉棒,一手撑着床,闭着眼,对准自己的魅力迷人的缺口缓缓坐了下去,我的壮硕的肉棒就这样消失在她双腿之间,欣赏着她脸上荡媚甜美的表情,我心中的满足兴奋难以言表。

  她睁开眼,说:「你的真大,好舒服。」然后就慢慢地起伏抽插着,她的披肩发完全散开,双乳也跳荡着,中间偶尔停下来,在我身上旋转几下,我简直欲死欲仙,随着节奏的加快,她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抽了好多下,我简直就要崩溃了,她似乎也承受不住了,皱紧了黛眉,咬着下唇,突然,她猛地拔了出来,仰躺在床上,蜷起两条修长的玉腿,说:「快,好弟弟,你上来,从上面干我。」
  我压在她软软的玉体上面,飞快地插进她的蜜穴,然后拼命去操她,她尽情地享受着我的狂野的攻击,我那里越是坚硬如钢,她那里就越是柔软如棉,她张开双腿全身心包纳我,又夹紧双腿拼命排斥我,经过这样几番较量,终于她先到达了高潮,娜姐从下面紧紧抱住我,柔软的腰肢剧烈扭动着,柔软的小手使劲抓着我的脊梁,蜜穴那里痉挛着,紧紧包裹着我的肉棒,紧闭双眼,张着性感的小嘴,无比痛苦地啊啊啊地叫着,好在我努力紧挺着,终于坚持着没有崩溃。
  她闭着眼喘息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略带羞涩地柔情地看着我,说:「谢谢你,刚才你把我弄得爽极了。待会儿姐姐也要让你爽死,你想射在姐姐哪里?嘴里,脸上,乳房,身体里,除了后面,哪里都行。」

  不用干,听这么妩媚的少妇说这么淫荡的话就能让你爽死,说实在的,真想射她的骚媚的脸蛋,不过等第二次第三次吧,第一次还是射到屄里最过瘾。
  看着她优美的身段,我说:「咱们站着试试。」

  真是熟妇,她马上明白该怎样配合,她靠着床头,抬起一条腿,将迷人的蜜穴正对着我,我毫不犹豫地从前面插了进去,这样虽说有些宽松,但姿势是无比的淫荡。

  又尝试了几种,我终于有些支持不住了,我粗暴地将她按在床上,双手捂住她的两个小奶,从屁股后面猛插,体验着她的紧与深,这时隔壁传来我老婆肆无忌惮的呻吟声,想象着老婆雪白的屁股被别的男人猛操,我也加快了抽插。终于,我彻底俯伏在娜姐的身后,大声吼叫着,喘息着,抽送着,频率加快而幅度减小,随着一阵过电一般的肌肉痉挛,我的肉棒里喷射出一股一股浓浓的精浆,全部喷进了这迷人少妇的幽深的体腔……

  一直到完全软缩,我才意犹未尽地从娜姐的身体里拔出来,浓浓的白花花的粘液从她的蜜穴里面流出,看了真叫人引以自豪。

  我俩又柔情蜜意地温存了一会儿,听到隔壁又传来女人的呻吟声,我俩来了兴致,要偷看一下那边的一对怎么玩的。

  我俩轻轻推开隔壁的门,只见我老婆正放肆地俯伏在郑大哥的身上,双手抱住他的腰,屁股猛烈地抽动着,蜜穴里一根黝黑粗壮的阴茎忽隐忽现,老婆那一身税务制服就胡乱扔在床角,由于二人头朝里,脚朝外,所以我老婆的雪白的屁股一览无余,郑大哥挺直了双腿,一双大手在我老婆屁股上贪婪地揉捏着,偶尔发出两声舒服的呻吟……

  我的肉棒不觉又重新勃起,一把拉过娜姐,她配合地扶住门框,嫩嫩的屁股向我张开,我们就在卧室门口看着这淫荡的真实画面,开始了又一轮的性交。
  娜姐的蜜穴里面十分温热,她故意紧闭双腿,夹得我的肉棒十分受用,眼瞅着我老婆被别人操,我的心中也十分复杂,一边看那场面,一边使劲操我身下的娜姐,似乎这样就找回了平衡。

  突然,郑大哥忘情地吼叫起来,「燕燕,燕燕,我要射了,我不行了!」说着双手紧紧按住我老婆雪白的屁股,双腿使劲绷直了。燕燕是我老婆的小名,平时我都不叫的,没想到郑大哥已经叫的满顺口了。我老婆也喊着「大哥,你射吧,射到我身子里面,射吧,啊啊,我喜欢让你射!」一边剧烈地抽送着,蜜穴似乎要被那粗壮的阴茎撑破了,男人终于停止了呻吟,能看到露在我老婆蜜穴外面的黑黝黝的阴茎一勃一勃的,正在猛烈地喷射,我老婆也一动不动地趴在他魁梧的躯体上,似乎要久久回味这充足的快感。

  我俩也看呆了,娜姐把门框的手滑了一下,不觉向前冲了一步,挣脱了我的肉棒,床上的一对惊讶的回头看时,看到的是欲火正旺的娜姐和我粗壮得骇人的阴茎,我老婆登时羞红了脸,飞快地从郑大哥身上爬了起来,并找了块手巾捂住自己胯下流出的白花花的东西。

  郑大哥也是意犹未尽,肉棒虽然刚刚喷射过,却没有完全萎缩。看到我俩的窘态,微微笑着说:「怎么样,你们玩的也很开心吧,我刚才可是差一点让你老婆给舒服死了,我老婆也不错吧?」

  既然什么都进行了,也就都无拘无束了,我俩也爬上了他们的床,看看时间,才过去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决定就在一起同乐,再进行一次,吃点宵夜,然后再视情况安排。

  四个人在床上胡闹了一会儿,两个女人都尝试了被两个男人同时操屄和嘴的姿势,两个男人也都尝试了分别被两个女人同时玩弄的感觉,虽然想象着很刺激,但实际却没那么舒服,玩来玩去,还是捉住对方的老婆使劲操。

  郑大哥问我老婆玩没玩过乳交,我老婆说没有,郑大哥说他老婆的奶子太小,没法玩,说着将阴茎放在我老婆双乳之间,抽送起来。我决定射娜姐一脸,就将粗壮的阴茎横在她的脸上,无所顾忌地手淫起来,娜姐荡媚地看着我的壮硕的肉棒亢奋的状态,优雅而迷人地微笑着,仿佛在耐心等待着我的甘霖向脸上她喷射。
  郑大哥操了半天我老婆双乳,也像我一样,跨在我老婆脸上,想要颜面射精,我老婆白白软软的小手抓了他蛋蛋一下,他就受不住了,闷声而狂野地吼叫着,一股股精液胡乱射了我老婆一胸脯连着一脸,受这场面的刺激,我也把持不住,雪白的精浆一下一下猛烈地喷到娜姐迷人的小脸蛋上,就如雨润红杏,分外娇美。不过我的精液比郑大哥的要浓的多。

  结束了第二轮战斗,我们都感觉有些饿了,我老婆穿起衣服,到厨房去弄吃的了,娜姐也要去帮忙,我老婆开玩笑说让她吃我的火腿就行了。

  停了停,郑大哥赤条条地起身,也到厨房去了,我和娜姐在床上温存着,说着悄悄话,互相拨弄着体毛,突然听到厨房传来我老婆的呻吟,我俩对视了一眼,她示意我去看看,我悄悄走到厨房外面,隔着玻璃一看,果真是那二人又搞在了一块,我老婆制服扣子被解开,裤子被褪到腿弯以下,双手扶着案板,雪白的屁股抬着,那郑大哥从后面一抽一送正插的来劲呢。

  我看了一会儿,回去告诉娜姐,说你老公多弄我老婆一次,你要补偿,说着就要掰开她的双腿,要再干她一次,娜姐一边笑着一边夹紧双腿,说:「不用不平衡,只要你肾不亏,今晚姐姐让你干十次也行啊,现在这么着急,不怕累坏吗。」我低头一看,可不是,老二只是勉强勃起,我说:「姐姐你的嘴巴那么性感,只要你一含就又威猛了。」说着朝她嘴里乱捅,她摇着头,说:「好弟弟,现在攒攒劲,今晚姐姐还要爽呢,求你了。」我本来就是开玩笑的,也就停止了进攻。
  过了半天,我老婆才把饭弄好了,端了上来,看到我老婆制服后摆粘着一滩黏液,我和娜姐对视了一眼,悄悄笑了,我问:「没射到饭锅里吧?」我老婆害羞地低着头,噗哧笑了。

  晚饭吃的十分愉快,原来他们夫妻来我们这里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想在海边买一幢楼房,因为不太熟悉,委托我们帮他们参考。我们当然责无旁贷了,一边说笑,一边交流,不知不觉结束了晚餐。

  接下来,我们又是两人一间屋子,尽情风流,互不干扰。娜姐娜姐没有食言,她使尽了浑身解数,能想到的各种姿势几乎全尝试了,把我弄得欲仙欲死,一夜射了三次,进入了无数次,她自己也几次登上顶峰,谁也没有亏欠谁。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以前有舞蹈功底,她居然可以站着高抬腿,将脚举过头顶,试着让我从侧面插入,虽然她蜜穴分的像茶杯口,可这种姿势本身就够淫荡的了,让人想一想就血脉贲张。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我们二人才筋疲力尽地相拥着昏昏睡去。

  早上起来,又是一番温存缠绵,隔壁屋的两位敲门进来,说是要分手了。于是各就各位,我老婆准备了美味的早餐,用过后,愉快地分手道别,相约明年北京再见。临分手时我们互相拥抱了对方的老婆,由于他们还要先回宾馆,之后赶早班的飞机,我们就没有再送。

  这之后,我和老婆在性爱上完全放开了,感情却越来越亲。之后又有了多次尝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