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闷骚淫女小吉】(03)【作者:车鱼总司】
【闷骚淫女小吉】(03)【作者:车鱼总司】
字数:165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弹、初次3P

  刚刚和小吉聚完。她刚刚放假,我们三个人在她家那边玩了两天。不过她这回身体状况欠佳,而且在她老家其实不太方便,因为她要每天回家。还是头一次3P比较尽兴!

  第一次3P其实颇有点机缘巧合的。因为我也只是想约一下,没有想到会有机会完成3P。另一个男的是她闺蜜的前男友,也是她大学同学。这次聊天大概知道了他们怎么吊上的。男的叫阿锐,和她、她闺蜜都是大学同学。他和小吉闺蜜研究生毕业前分手了,然后就借口找小吉求安慰经常见面。后来小吉在西安的时候他就经常开车去找,一来二去就有了肉体关系。话说小吉的处不是他破的,貌似是大学时候一个渣男破的。

  下面说说我们仨怎么玩成的。

  十一过了之后,小吉和她男朋友关系进展得不错。有一段时间不咋理我,不过坚持了没几天就主动开始撩骚了。尤其是他男朋友似乎那段时间有考核什么的,很忙,她就老是在微信上问我。我们还视频了两回。我就说你想我了可以来北京啊,她说我男朋友就在北京我干嘛找你,还跟我说绝对不会再让我得手。

  我只能呵呵。

  然后我就问那要不我去找你啊。她说你随便啊,不过说好了来了也不约,她是不会跟我过夜的。

  我就说你个小骚货,每次都装,还是不一推就倒。

  她也就是嘴硬,感觉越来越想要鸡巴了。没事就暗示我说学生们看着都好鲜嫩啊,可惜为人师表不好下手。我说那你可以约老师啊,她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再说那些男老师都傻兮兮的。

  我问:「那我去安慰你吧。」

  她回说:「哼哼,嘴上说说而已,也没见你来过。」

  感觉她真是想要的不行了。那时候我也比较傻,还以为她真的只有我一个长期炮友呢。我还鼓励她去约个炮啥的。然后她又装,说是挺爱男朋友的,以后不随便约炮了。

  我反正是被她撩得很想要了。不得不说小吉这种极品女孩约了上瘾,我期间约过两个都感觉很一般,反倒是一次去KTV约得小姐还不错,不过那个感觉跟小吉还是有差。正好十月下旬赶上有个机会,我得了一个三天的休息时间。果断,给她来个惊喜!

  她是在陕西一个县城当老师。地方不大,不过从北京坐火车可以直接到。我做了个卧铺过去,到了五点了。下了火车我就给她打电话,结果她居然没接?
  这下可给我蛋疼坏了,只好在她学校附近登了一间房。那个酒店是离她学校最近的酒店,也算当地比较不错的。我看她没接估计她比较忙,就在酒店里面看了会儿电视,洗了个澡。洗完澡她打回来了,我赶紧接。

  「怎么啦,突然打电话。」

  「你猜啊。」

  「我不猜,快说。」

  她听着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我忽然反应了一下,想到她是不是旁边有人啊。我就问:「小吉,你不会在约男人吧。」

  「胡说!」她愣了一下,然后就反驳。

  「我去,你这个反应真是在约男人啊。」

  她可能觉得没有骗我的必要,想了想然后说:「就普通朋友。」

  这时候那边那男的好像问了一句是谁,然后她捂住电话说是男朋友。我笑了笑说:「男朋友?你男朋友也是够衰的,还要被拿来当挡箭牌。」

  她似乎有点生气了:「你好了啊,我不想跟你说了。」

  「别生气别生气我的小宝贝,我又不反对你约男人,不过你得陪陪我啊,我来* 德了。」

  她有点惊喜又有点愕然:「啊……」然后对那个人说稍微出去一下接个电话。就跑到旁边另一个地方来跟我说:「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声。」

  「哎呦,我想给你个惊喜嘛,谁知道你居然约男人了。」

  「我也不知道他要来……」

  「哈哈,那咋说,你晚上跟他过还是跟我过。」

  「我……我……」

  「你还真犹豫啊。」

  「那你说咋办。」

  「咱仨一起啊。」

  「放屁!你咋这么流氓呢你。」

  「那咋办,这不是给你想办法么。」

  她犹豫了一小会儿,然后说:「我先来见你一下,陪你一小会儿,晚上我……我谁也不跟一起,我自己回宿舍。」

  「啊,那你多亏啊。」

  「你少来,我才不亏。」

  我笑了笑,说那见了再说吧。「没事,我多疼你啊,你想约几个约几个,注意卫生哦。」

  「滚。」她娇嗔道。

  我问她在哪儿见,她说她来找我。我就给她说了我住在哪儿。结果她一下又说漏嘴了:「啊?你也住在**啊?」

  我忍不住笑了:「哈哈,你个小傻子,你这不等于承认你们刚刚在开房么?」
  她一下子嘴就秃噜开了:「没没没真没有……就就抱了一下,我还没让他那个……」她被我说得有点委屈了,倒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我问了一下她在哪儿,她没跟我说,让我等会儿。我这下起了好奇心,去楼道口对着电梯等。看见电梯先上了三层,又上到四层。开了以后果然是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性感,但是又不俗气。她搭配得是一身欧美学院风的衬衫的短裙,下身没有穿丝袜之类的,脚下踩了一双平头的低跟皮鞋,很有书卷气,但是又透出一股浪劲。特别像欧美AV里学生妹的装扮。她看见我,也不亲热一下就绕过我往里走。我一把把她搂住:「你就在我楼下啊,哎呀,该不会就在我脚底下刚刚干了一炮吧?」

  她又傲娇起来:「哎呀,不要在这儿弄,先回屋好不好。」

  「求我。」

  她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想了想,还是服软了:「欧巴,求求你了嘛。」
  她撒起娇真是让人无法拒绝,我亲了她一下,把她拦腰抱起,抱到了屋里。她像小猫一样在我怀里低着头:「公主抱……还是好喜欢。」

  我把她扔到床上,听她呀地叫了一声,然后就缩起来:「刚还夸你抱得好,马上就这么粗暴。」

  我就笑她还不是喜欢粗暴的,然后开始脱裤子,把鸡巴露出来,两腿一边把裤子往下蹬,一边就往她腿间钻。我一摸发现她内裤已经湿了,就笑她说:「刚刚是不是已经和那个男的腻歪了一会儿了,都湿透了你下面。」

  她很委屈,羞羞得钻到我怀里,一只手抓住我鸡巴:「你别说我了,我都这么乖了……你快点干嘛,一会儿我还要去陪他,不好放他鸽子。」

  我这么一听反而不动了,我把她肩膀一压:「你这就是敷衍我呗,让我操一下然后重点陪他呗?」

  「那……那你让我咋办……」

  「我不管,你今天晚上得陪我。」

  「我回宿舍……」

  「干嘛非回宿舍啊,陪我不一样。」

  她显得非常为难,咬着嘴唇。哎呦,这个样子真惹人爱。两个鸡巴之间还选不了了?她肯定是晚上约好了跟那个男的睡。我又想到他男朋友,真是可怜,自己女票碰都没咋碰过,人跟别的男的来还换着干。

  见她不说话,我就逼问:「你是不是晚上要跟他睡?老实说。」

  她有点急了:「你别问了,我生气了哦。」说不上来就耍脾气,真是个臭丫头。

  「生气了?」

  「废话,哪有你这么问人的。我怎么……怎么就晚上非得跟你们睡啊。」
  她样子好像真生气了,我连忙哄哄:「哎哟,哎呦,别生气,我错了。好了好了,你愿意跟谁就跟谁呗。就是晚上我一个人肯定会比较难过嘛。哎,无所谓了,随你怎么开心就好。」

  她还在装蒜,扭过头去:「你们这些男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还干得这么理直气壮。」

  「有啥不光明正大的,你又没结婚,大家满足生理需要嘛。」

  「那我现在给你满足呗。」

  「主要是看你仓促的,肯定不舒服啊。」

  「我舒服不舒服要你管。」

  我抱住她,摸了摸她下面,特别轻柔那种摸法:「我这不是喜欢你嘛,肯定比较在意你舒服不舒服啦。哎呀没关系,我也不急于这一时。你这样吧,你今天好好陪他,我等你一天。明天你找个借口来陪我咋样?」

  她愣了一下,好像对这个建议挺满意的,又露出一点内疚的表情:「真的?你不生气?」

  「我生啥气。」

  她抱住我脖子:「我也是……觉得把人家扔着不好。」

  「就是可惜了,我明天得在人家射过的小穴里干。」

  她一听又气了,赌气似的在我脸上打了一下:「流氓!」

  我笑了笑,把已经软了的鸡巴塞回裤子:「哎呀,我流氓也不如你啊,作为一个女的你多有福气啊,左右逢源。」

  「哎呀你可别说了。」她一下子变乖了许多,在我怀里像小猫一样蹭起来。
  我顿时心里觉得自己还是蛮宠她的,虽然就是炮友吧,不过你看。我还是把她的需求放在首位。后来她就下楼了。这一天我都没见上,她发信息安慰了我好几次。我当然也是要求她第二天早点来见我。

  第二天一早,她特别乖,早早过我这儿了,见了面就主动亲亲抱抱,给我口交。之后当然是干了,不过她有点疲劳,精神状态没在最好,我也不是特别尽兴。就又提出3P。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这是很私密的事情,三个人一起干多尴尬啊,我不要。」

  她不愿意我也没办法,我也联系不上那谁啊,直接过去找肯定有点找打。所以我也没招。做完之后,她歇了一会儿,不过早上还有课,十一点多上,她说要回宿舍。我就提出想看看她宿舍。可能是昨天欠着我了,她今天确实顺从,很爽快同意了,说是反正舍友不在,破例让我看看闺房。

  她们学校很老,所以教师宿舍也比较寒酸。一人一张架子床,还是双层那种,她室友回家了。进门是她做饭的地方,看得出来,平时生活也很累,自己做饭,也没有下水,不容易。她确实不是那种太虚荣的女孩子,只是比较放得开。要不然,这种生活条件,估计很难接受吧。

  我们呆了一会儿,腻歪了一番。不过她说一会儿上课,不敢太招惹我,把我招惹硬了又要给她「打针」。我笑着说:「你以后别说那个是打针了,你这不是嘲笑我么?」

  她眨眨眼:「就嘲笑你了怎么地吧。」

  到点了,她换了一身特朴素的衣服去上课了。普通运动衣运动裤子,别上了麦克风。我一个人在屋里等着。就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微信来信的声音。我一看我手机,不是,这才扭头看见她的手机。

  我拿起来一看,估计是那个男的。他发说:「昨天晚上开心不?」

  我一下子来了兴趣!手机在我这儿,这是机会啊!我翻了翻,先看了她和她男朋友聊得,果然比较无聊。再看看她和这个男人,我靠,聊得很丰富,连做爱具体细节都计划了。而且能看出来,这个男的挺喜欢调教小吉。

  最关键是我翻到一条:「要不要考虑3P啊?」

  我操,简直不谋而合啊。微信里小吉是果断拒绝。不过我起码知道,这个男的是不抗拒3P的。我想了想,不能犹豫,天赐良机要把握。我给他回说:「还可以哦。」

  「什么叫还可以?」

  哈哈,不满意。我回说:「就是很好啦。」

  「唔,你是不是老牵挂你那个朋友啊?」

  「还好还好。」

  「要不?一起坐坐?」

  「啊……那样你们不是要一起弄我?」

  他显然被我这句刺激到了:「哈哈,也不是不可以。」

  好的好的,等得就是你这句话。我假装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回到:「3P我考虑考虑,你们可以先见个面,我先去上课。你到我宿舍找我。」

  「OK!你住那个屋子?」

  我把宿舍位置大概描述了一下。他回到:「哦哦,就昨天你出来那个楼?」
  我猜他估计的没错,虽然没把握还是回到「是」。

  「好的,我过去,那哥们在?」

  「在。」

  哈哈哈哈哈,我心中大喜。我站了起来,有些紧张激动。等待的过程比较漫长,不过他显然也没耽搁,十分钟就到了,敲门声都有点急促。我打开门,果然是个男人,个子不高,和小吉差不多,不过模样不错,戴个眼镜挺帅的,但是一看就是渣男脸。

  我热情伸出手:「你好你好。」

  他稍微有点尴尬,不过还是露出笑容:「你好……」

  「进来坐。」

  他跟我客套了几句,然后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我们面面相觑,有点无话。不过我还是觉得时间紧张,不赶紧谈妥不行。于是开门见山:「3P?可以接受?」
  他连连点头:「可以可以。」

  我故作淡定,心中其实很激动:「OK。那咱等她回来吧。」

  我们简单聊了几句,从两个人怎么认识小吉开始聊起,然后我试探性地聊了聊小吉的性癖好。很快,这个猥琐的话题就拉近了两个人的关系。我们嘻嘻哈哈,屋子里氛围瞬间猥琐起来。不一会儿,到了下课点。我们期待地看着门口,知道锁想起钥匙转动的声音。

  小吉一进来,看见是我们俩人,惊呆了,愣住不知所措:「你们……你们咋在一块儿?」

  阿锐还有点尴尬说不出话,我先开口了:「哎呀,这不是巧了么。我在这儿等着,他过来找你,我就干脆请他进来一起等了。」

  小吉将信将疑,但是她明显很慌张,也想不过来。她首先想的可能是怕让邻居发现这儿有俩男的,忙把门关上,然后靠着门,把上课用的耳麦拿下放在旁边做饭用的桌子上。我看她不说话似乎是在琢磨,笑了笑说:「这就是天意,让咱们三个聚啊,多好的缘分。」

  阿锐附和着点点头。他偷偷瞄了我一眼,大概是猜到这是我设计的。不过他应该没意见,而且很可能就在幻想3P的场景,我看他下面已经涨起来了。小吉还在那边不敢过来,不知道在想啥。我忙靠床边坐了坐,留出一个空间:「来,小吉,坐下啊。」

  她摇摇头:「不要,床上那么挤,我站着就行。」

  阿锐一看倒是很客气,自己先起来了:「你坐,我站着。」

  小吉显然有点烦躁:「不要不要!你坐着!」

  我也站起来:「你不坐我们俩都不好意思坐嘛。」

  她一看我们俩都站起来了,左顾右盼地,有点手足无措,最后还是没辙,坐在床上了。然后我们俩就心照不宣地一左一右坐在她两旁,把她挤在中间。
  她被我们一挤就更慌张了,但是又不知道咋办,只能双手捂着脸:「哎呀……太尴尬了。」

  我笑了笑:「这有啥好尴尬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坐在一起有啥。」

  她瞪了我一眼,眼神大概意思是就知道这是你的馊主意。我一脸你管得着么的表情,然后手就随意放在了她腿上。她一把给我拨开,结果阿锐似乎看见我的小动作,很配合得也把手放在了她腿上。她对阿锐倒是不太抗拒,看样子就在我这儿傲娇。

  都到这份儿上了,我还能让你,我把她两只手抓住,然后凑到她耳边:「上天安排咱们三个做啊,你看阿锐也愿意,你还怕啥?」

  可能因为面对得是两个人,她都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对,只能低着头,垂着眼睛:「你们……你们太欺负……欺负人了……」

  阿锐看见她也没有不开心的意思,似乎放开点了,在她大腿上使劲摩挲,然后趁势就把手塞到了她衣服里,在里面探起来:「嘿嘿,你想想,机会多难得。」
  她双手象征性挣扎了一下,不过瞬间就放弃了。看她嘟着嘴无可奈何的样子,我真是爱得不行,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手也伸进她衣服。阿锐这时正摸到胸部,眼睛惊喜地一转:「这……没穿啊。」

  我笑了笑:「我刚才脱得。」

  「你们刚才……」

  「没有,就前戏了一下,你试试摸摸下面,看看还是不是湿的。」

  小吉被我们俩玩弄的羞愧不已,身体扭动起来:「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瞎摸了……啊……」然而阿锐的手一碰到她阴蒂,她就禁不住颤抖了一下,然后随着阿锐的动作,身体放软下来。她换了一招,完全像小猫一样,怂怂地求饶起来:「不要……不要在这里做好不好?」

  我笑道:「那你反正同意3P了?」

  「我同不同意又不由我!」她抗议道。然而阿锐显然已经把手指塞进她下面了。

  他感慨道:「小吉,你下面好湿好湿啊,刚才是不是忍了一节课了?」
  小吉看了他一眼,没有否认,然后转而看我:「还不是怪他!」

  我把她衣服翻起来,露出真空的上半身,低头吸吮起她娇嫩的奶头:「唔……啧啧……还怪我,我要是压着干你你不得误课了?」

  她已经被阿锐抚摸得呻吟起来:「啊……所以……所以说……你们……你们都……都好讨厌……啊啊……阿锐哥……」

  「哎,叫你哥咋了。」阿锐已经在脱她裤子了,她还伸手想要拉住裤子,结果我一把把她手腕抓住,控制在手里。她带着哭腔求道:「别在这儿干,会被人听到的,咱们……咱们去宾馆吧……」

  「那不行啊,一会儿你又上课了,干不了几分钟又得回来。」

  「可是,可是这儿……啊啊啊……你等会儿……啊!」阿锐动作很快,而且蛮猴急,还没等她说完,已经脱了裤子,自己也把鸡巴露出来,牛仔裤褪到腰间。趁小吉听我说话,就分开双腿直接插入了!给了小吉一个措手不及!

  小吉的宿舍其实蛮简陋,大概是四人间盖的,两个上下床。虽然只住俩人,但是空间依然很狭窄。而且随着阿锐抽动,破床就哐哐响了起来。她隐忍着声音:「唔……恩恩……啊……不要……真不敢……这……这会被……同事……同事发现的……」

  「哎呀没事,」我也掏出鸡巴,递到她嘴边,「谁还不往宿舍领个男人了?人家又不知道是几个人?」

  「唔唔……你把那个掏出来干啥?」

  「废话,你给我口啊,我们俩又不能进一个洞。」

  她眨眨眼睛表示惊讶,但还是乖乖含住了。哇,真舒服,关键是真的,这个场面我太他么期待了。以至于鸡巴真的超涨,被她含住的瞬间也超爽。她被阿锐顶得唔唔叫,声音在我咫尺之处,混在唾液的声音里,这真是爽爆了!我和阿锐相视一笑,有种狼狈为奸的感觉。不过确实,哈哈,我们都是坏人啊。合伙操别人女朋友。不过要说先来后到,我肯定是后来的,人家阿锐肯定比她男朋友都早,应该算前辈,我这,有点喧宾夺主?

  不过我没有享受太久,小吉还是挺紧张地,含了两下就吐出来,然后对着阿锐求饶:「阿锐哥,你慢点……床……床在响……」不过她嘴上这么说,手上还是很照顾我,轻轻抚摸着我已经沾满唾液的鸡巴。

  不得不说这个近距离看着她被操格外让我兴奋啊,我现在难受得厉害,只嫌她撸得不带劲。于是自己握住她的小手,在我鸡巴上撸起来。她的手也特别丝滑,哪怕手心也没有粗糙的感觉,真是个小公举,一看就是娇生惯养,没吃过啥苦。要不然,也不能对自己这么没约束不是?

  我随便安慰了她一句,让她把自己嘴捂上就吵不到人家了,但是阿锐的操干确实让床晃动的厉害。我们商量一下,三个人都跑到床上,我坐在床头,抱着小吉。阿锐用正常体位在床上干,这样好一点,声音小一点。她似乎稍稍宽慰了,隐忍着兀自低声呻吟着,用手捂着嘴。不过这样太挤了,本来就是单人的架子床么,我这么坐着一下就磕脑袋。不过忍忍吧,一会儿不行就拉回酒店,反正她也从了。

  阿锐可是看着干得真爽啊,一点都不像昨天已经上过税的样子,特别拼命。才让他慢了一会儿他就又快起来,铁架子床仍然被干得哐哐响,并没有好多少。我笑了笑,对小吉说:「怎么办?还是响啊。」

  小吉却好像说不出话似的,只是捂着嘴嗯嗯嗯地哼,脸通红,头上已经沁出汗珠了。我一看挺有效率啊,她这是无所谓了,你们先让我高潮得感觉。阿锐看她也进状态了,愈发放纵起来,抽插加速,腰也提高了,这下我能清楚看见两个人交合处。我操,不得不说,小吉调的男人多少有点料。阿锐比我大,我估计,看着真不小,一般人没那么大。而且我特别想说,看真实交媾的感觉太尼玛刺激了。看惯了自己的鸡巴,看另外一个人的鸡巴,进到小吉的身体里,还真有点刺激。阿锐的活儿又黑又粗,把小吉的穴活活撑开,能看见抽出的时候鸡巴上磨出来的淫水,泛点白,可能是那种白浆,然后一下又送回去,蹭蹭干,啪啪啪响,太给力了。看得我鸡巴根儿一阵阵麻?怎么说那个感觉,反正就是刺激,真刺激。
  这时候小吉似乎有点忍不住了,头摇起来,使劲捂着嘴,但是声音还是往外漏:「唔……唔恩唔恩……啊……哼哼……唔唔……」有时候手上使劲,捂严实了,声音还从鼻子往外跑呢。尤其是我近距离看得特别特别清楚,鼻孔有时候就翕动着,呼呼往外喷气,就像是喘不上气似的。可能一下子感觉上来了,她就咬住牙,然后手特别特别使劲,皱着眉头,鼻子长长出气,就像是憋住了一样。感觉快到了,我们两个「奸夫」相视一笑,然后他更深入,我揉搓她乳房,还在她耳边舔舐,她顿时就不行了,手还试图推我,结果很快无力地放松下去。随即,捂着自己嘴的手也放松了,只是尽量压低声音,不过估计也没用,隔壁肯定能听见。

  「啊啊啊……唔……你们……讨厌……啊……啊……啊……」她开始发抖了,这是要高了。阿锐赶紧一使劲,我还正激动呢,忽然她一口把我脖子咬住了。我猝不及防,就叫出来了:「我操!」

  她是通过这种方式不让自己叫出来,吸住脖子还不松了?妈的,老子插都没插呢,就给我盖个草莓印。我报复似的,捏紧她的乳房,用要捏爆了的劲儿,正赶上她高潮来,一下子三个人都绷着,感觉特别暴力。不行太疼了,我挣脱了,把她脖子一把掐住:「我操你敢咬我,看一会儿不干死你。」

  她刚被我掐住就高了,嗷嗷嗷叫了起来,然后弓起身子,头往后一晃,翻了个白眼,然后眼睛就闭上了,筛糠一样抖动着,高潮得很激烈。阿锐在这小空间里干也是累的够呛,没再动,放任她高。她这么抖了一会儿,高潮勉强过去了,躺在那儿呼哧呼哧享受余韵。妈的我可没工夫让你歇着,让你咬我。我让阿锐拔出来,然后一把把她拉下床。她还没晃过神,被我一拽就啊得一下,显得特别弱小。我让她站在床边,她腿还发软呢,一个劲往下滑,结果就被我从后面插了个透心凉,一下子大叫出来:「啊!」

  马上她就意识到失声了,用手捂住嘴,但是身体毕竟软。一手扶着床头的梯子,但也是没啥劲,好像撑不住似的,腿也往两面自己分。我笑着说:「站不住?让你咬我。锐哥,把她那条腿掰起来。」

  阿锐心领神会,把她一条腿抬起来,让她像撒尿的公狗一样被我插入,只有一条腿支撑,马上撑不住打弯。呵呵,她一打弯我就拱她,让她乖乖站牢:「你咬我,咬我我让你好好吃点苦头……」

  「不敢了不敢了……欧巴饶了我……小吉小吉错了……」她放弃捂嘴了,两个手抱住梯子,让自己不至于滑下去。我怎么可能饶她,必须大力抽插,床被撞得直晃。声音一大她真慌了:「哥,求求你,别这么干,别人会投诉的。」
  我放慢速度:「哦?你求我啊。」

  「恩……啊……恩……咱们……咱们去宾馆干不?」

  「你下午不是有课么?」

  「有……课……那到时候再过来。」

  「不行,时间紧张。」

  「那……那不要在这儿,在地上……地上……」

  「地上你不嫌冰啊……」

  「有……有那个脚垫……」

  阿锐把她腿放下,从桌子下面拉出那个垫子:「这个么?」

  「恩……恩……啊啊……欧巴慢点……」

  我笑了笑:「去地上可以,但你得先学两声狗叫。」

  「讨厌……讨厌死了……」

  「快学!」

  「汪……汪……啊……啊啊啊……慢……啊……」

  「挺乖的,你乖了哥哥们就好好伺候你呗,来趴在垫子上,我从后面插。」
  她扭过头,一脸委屈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趴在垫子上,垫子很小,容不下她手脚都放,她只能手扶着地面,膝盖好支撑在上面。没等她跪稳,我就迅速插入。这姿势阿锐也方便插小穴,他搬个板凳,坐在她前面让她跪舔。小吉这会儿从高潮的软劲儿中缓过来了,乖乖含住鸡巴,我感觉爽爆了,这样用后位插入,看着她性感的背部在我前面颤抖,秀发拂动,嘴里还含着别人的大鸡巴。这淫糜的感觉,真是可遇不可求。关键是小吉我发现真的是贞操观念低,我感觉虽然不干脆推推脱脱地,但是好像我要求她干得下流事情……她都干了!顺从得很呢!
  我不仅看着她的屁眼,想着能不能给那里开个苞。不过这儿不太方便,晚上回宾馆吧。

  我继续用言语调戏她:「小吉啊,你男朋友肯定也来过这儿吧,他以后也回来吧,能想到我们在这儿跟你3P么?哈哈,他想象力再丰富也想不到啊。」
  她的嘴被阿锐堵着:「唔唔唔……」似乎在抗议。

  我一边插入一边抚摸她的美体,温热温热,大腿和小肚子更热,可以说是滚烫,肩膀出完汗有点凉,总是每个地方的温度微妙得有点不同,真好摸。我手探到她身下,开始抚摸阴蒂,她顿时就抖了起来,吐出阿锐的鸡巴呻吟起来:「啊啊啊……欧巴……欧巴轻点……」

  「是让我摸轻一点还是操轻一点?」

  「摸……啊……」

  「那就是操用力一点了?」

  「不是……操也……轻……啊啊……要高了……」

  我看她要高了,反而不动了。她回过头:「欧巴……」

  「想高自己动啊?」

  她耸动了两下屁股,还是娇声求饶:「欧巴快操我,我自己……自己动不了……」

  「操谁?」

  「操我……」

  我轻轻动起来:「操你?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周小吉?」

  「不是小母狗吗?」

  「恩……恩,小母狗,操小母狗……」

  「啊哈哈哈,操小母狗的什么啊?」

  「小洞洞……啊啊……快……操快一点……」

  「好好说,操什么?」

  「骚逼……操小母狗的骚逼……」

  阿锐听得大呼过瘾,鼓起掌来:「我操我操,哥你太会调教女人了!我服气!」
  我摆摆手,加速抽插起来:「不敢不敢,我鸡巴不够大,不得多耍点花样么?你那是硬实力,百里挑一啊。」

  他倒是很受用:「还凑活,哈哈。」他自己撸着,然后揪住小吉的头发问:「一会儿我接着操你好不好?」

  「恩恩……锐哥……想要你……我都想要……啊啊啊……」

  她说着一阵颤栗就翻上来,只见她身子一软,上半身就伏在地上了,手紧紧抓着阿锐的腿,高潮了。我操,那个热热的淫水啊,往龟头上浇灌的感觉真是让人差点泄,不过我忍住了,拔出来换阿锐。阿锐没等她高完,就继续插入,大鸡巴在里面搅动、打桩一般撞击她的肥臀。很快就把她完全钉在地上了,只有呜咽的份儿。

  我起身,看见桌子上有她标注课本用的荧光笔,就从里面挑了个绿色的,然后在她屁股上开始写。潮乎乎地写不上,我拿袖子擦了擦才画得上,写了一横一竖:「给你画个正字,咱们看看今天一共能高潮多少次。」

  我们两个就轮流这么操她,也不觉得饿。车轮战对付她简直小意思,又是飙汗又是喷水,还老是感觉要咽气似的大喘气。我不禁想网文那些动不动十几个男人干根本就是扯,3P就干得这丫头要死要活了。我估计来三四个人,不小心能干死她。

  干到快两点了,我看了看表,一点五十。我就问她:「一会儿还上课呢,怎么着?」

  阿锐还正干得爽呢,他确实战斗力可以,我没泄他也没泄,两个人这么配合简直完美。他拍了一下小吉屁股:「骚婊子,课不要上了,让爸爸继续操你。」他喜欢小吉叫她爸爸,我其实不喜欢,我喜欢她叫我欧巴,但是不能被他占便宜了啊,所以后来就让她叫主人,呵呵。

  小吉现在躺在地上,全身都湿了,头发散乱,好多粘在脸上。她迷离中睁开眼:「几点了……」

  我说一点五十,她马上紧张了,拍着阿锐说不敢操了,她要上课去。我说不能翘么?她大喊不能不能快拔出来。阿锐可能也是感觉有点要射了,也就顺水推舟拔出来了。她还是没劲,在地上使了好大劲才勉强翻过身来,慢慢支撑着起来,但是到了一半就软得又趴下:「哥哥……给我把衣服拿过来……我先穿上。」
  我把裤子递给她,她接过来,想了想又娇气地哀求道:「内裤……」

  我把内裤藏起来:「不许穿。」

  她瞪着眼睛,不过确实是没力气,知道我不会给她,只好委屈地把裤子套上。还想戴文胸,也没戏。她只好套上Tshirt……哈哈,这样乳头完全激凸了,估计她学生看了都要疯。她这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赶在两点之前出门,结果刚出去就回来了。我们问咋回事,却见她委屈地直跳脚:「裤子没法看!」我们一看哈哈大笑,原来她下面都是水,直接穿了裤子导致看着跟尿了似的,真是不行,出去丢大人了。

  她只好换了个裙子,然后火急火燎地拿着麦克就出去了。我们两个兴冲冲讨论她真空上课的场景来,然后还侃了一会儿上学时候偷窥老师裙底的事情。这样就想到要是学生使坏,故意问她问题,没准她上下都要走光!哈哈哈。我们俩聊得非常high,果然是一丘之貉,相当有共同语言。两个人计划了各种晚上操弄小吉的玩法,可以说相当投机了。

  她下了课回来都气坏了,说是一节课不敢弯腰,不敢走近回答问题,吓得都不会动了,生怕走光。而且又出了汗,感觉乳头肯定被看见了。她掐了我们俩一人一下:「气死我了!为什么我摊上你们这些坏人!」

  我哦哦叫了两声,然后便笑了一下,一把伸手到她裙底,捂住她阴阜:「你说为啥你摊上我们这些坏人?求仁得仁知道不,还不是因为你骚?」

  「我才不骚!什么样的姑娘赶上你们这种坏人都得被祸害!」

  我们又开了一会儿玩笑,然后我们俩就又硬了。她看见我们又要下手,马上怂了,求说千万不要在这儿干了,去酒店。她还怕同事看见自己和两个男人走在一起不好,让我们俩先走,自己过了一会儿才过来。

  我们俩在学校对面的饭馆打包了两个菜,然后提着回酒店了。我们先到,于是我就拿出我的伟哥,一人吃了一片,决心今天非把她干个半死不可。我提了肛交,但是阿锐表示好像不太卫生吧,然后建议下次准备什么灌肠的东西,洗干净再干。我说看不出来你还有洁癖?他说真不行,这个还是得卫生一点。他说不是不想肛交,都觉得刺激,但是估计不好弄,今天先别扫兴,万一她生气了咋办。
  我们俩是真饿了,毕竟出力的,先吃了两口。很快小吉到了,一开门我们顿时呆若木鸡!我操这叫一个性感啊,跟之前判若两人。她穿了一个连衣裙,但是真的挺短那种,然后还戴了一条项链。没见过她戴首饰都。下身满足我了,穿了丝袜,黑丝袜,她明说过不喜欢黑丝袜,觉得俗气,不用说这是专门给我们准备的!高跟鞋!她现在穿高跟鞋比我第一次见顺溜多了,明显是适应了,走起路来也有猫步的感觉。高跟鞋是那种碎钻石blingbling的,很搭上面这一身。我们两个大呼过瘾,关上门就把她凑在门口往上亲。她忙推开:「猴急!猴急!两个泰迪似的,除了那个就不能琢磨点别的。」

  我们俩呵呵一笑,我说:「正常男人,这种时候琢磨别的?」

  阿锐说:「怕不是傻吧。」

  我们俩说相声似的,愈发觉得默契。

  我们确实也不急,还有的是时间,先让她吃饭。她小心坐在床边,吃了几口菜,然后就说没胃口,说让我们干得晕晕的,有点反胃。然后三个人坐着聊了会儿天,我们俩纷纷夸赞她这一身太撩人了。

  聊到这儿她突然想到啥,然后伸手过来摸了我们两个裆,然后撇着嘴说:「说是撩人,也没硬啊。」

  我们俩就笑了,说刚干了一中午,也不能看见妹子就硬啊。

  她忽然好像有主意了,然后说:「中午两个人一起干太狠了,我受不了,一会儿一个人干另一个看着先,然后中间必须让我休息。」

  我们也想细水长流,就表示同意。然后她就问:「那你们俩谁先呢?」
  我客气了一下:「谁先都行啊。」

  没想到小吉居然鬼灵精怪地眨眨眼说:「谁先硬了谁来。」

  这么会玩啊,果然到了私密的地方她淫荡的一面更好展示,在宿舍多少还有些紧张。我笑着看她说:「行啊,不过……你得挑逗挑逗吧?这样,你两个人一起挑逗,看谁先硬。然后……赢得光先干没意思啊,给点奖励呗。」

  「要啥奖励。」

  「赢得让射你脸上。」

  小吉一瞪眼,不过又转念想想,好像可以接受,然后就点点头:「行,赢得射脸上,输的射肚子上。不过说好了,谁都不许射里面!我现在危险期!」
  说好了,欧了。然后我们俩脱了衣服,鸡巴目前还都是软的。然后我说你快挑逗啊。她不服气地说:「哼,看我的。」

  我以为她会过来摸,没想到她反而坐到我们对面的床上,然后只见她背对我们,俯身在床边,然后扭头过来,看着我们的反应,摇晃着屁股,真是骚到极点!我不禁感慨:「你那个冰雪美人的外观是怎么营造出来的,我当初都上当了?」
  她还扭着,然后手还轻轻在丝袜上滑,能听到非常微妙的摩擦声:「这点小技巧……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说着,她手指轻轻撩上裙摆,然后另一只手把肩带拉下来一根,就这样,左手慢慢慢慢撩起裙子……

  我操!我顿时有种吸了一口凉气的感觉。真空!不仅如此,丝袜是开档的!我还在感慨,扭头一看阿锐已然硬了!我的只是半硬。小吉呵呵笑了:「还是阿锐哥厉害,鸡巴自己就跟火箭似的,一下子就着了。」

  阿锐这就站起来想上,小吉扭扭身子说:「别着急,哥,我看看大泰迪多快能硬。」

  她继续挑逗,翻过身来,坐在床边,分开双腿,然后把裙子撩到腰间。上衣两个肩带都拉下来,徐徐露出黑色的文胸。最后,连衣裙变成窄窄的一环,而她娇羞的阴部彻底暴露在我们眼前。我还是半硬,都觉得自己有点不争气了,但随着她分开手指,将自己的阴唇拨开,我马上变成完全硬!

  阿锐大喊一句我受不了了,就把她扑倒在床上,我也扑上去上下其手,不过还是让他先干了。小吉喊了两声让我去旁边先看着、先看着就喊不出来了,她哪能真的使唤了我们两个大男人!

  接下来真是不用细说了!三具肉体马上交融在一块!比中午更刺激得就是小吉完全放得开,纵情浪叫,在我们两个中间辗转腾挪,被抽插的同时也不忘侍奉另外一人。玩得真是无比棒!我现在都能清楚回忆起来那种快感!那种头晕目眩,面红耳赤的感觉!什么叫上瘾?上瘾就是我想起那次3P,都能觉得脑子嗡一下那种多巴胺迅速分泌,让人欣快的感觉,太他妈的爽了!爽翻天!

  我们两个先后射了一次,都射在了她脸上。最开始阿锐先射得,射完她要洗脸,我没让,接着草,对着她那个满脸精液的淫糜样子又加速抽插,让她高了两次,这才一射如注,我专门偏上一点,让精液不仅射她脸上,还射在头发里,洗都不好洗。因为是攒了半天的精液,量真的特别大,哈哈,真跟面膜一样。这会儿大概六点吧,她起来,先是喊饿随便吃了两口半凉的饭,然后喝了一大桶矿泉水,就去洗脸。这个功夫阿锐就又硬了,我操,在卫生间就开干!乘着小吉洗脸的时候就从后面插了,真猛,难怪小吉让他干了自己这么久。他们两个炮友关系起码2年吧,大概2015年开始?后来了解一共在一起干了有七八次。作为异地炮友真的不少了。

  操了十分钟左右,小吉又高了一次,求饶要休息。他也觉得该歇会儿,晚上好继续干。于是我们两个算是歇下来了。不过中午就合计好了,不能让她歇太舒服,她太轻松了还不把我们榨干了?我拿出按摩棒,还有准备的跳蛋,三个人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冒险当然是各种拿成人玩具玩弄她啊。她现在刚歇一会儿,很是怕这个,大部分都真心话……

  这样问了一会儿真是问出不少让人觉得刺激的!比如她最近一个炮友是相亲对象,她本来不喜欢,结果拒绝得太狠人家找茬了,她出于歉疚居然就上床了,然后就干了五六次!不过据小吉说那个男的不行,坚持不了多久,没让她高潮几次。然后她有个弟弟,她没跟弟弟上过床,但是居然能描述出弟弟鸡巴的大小长度!说是晨勃的时候观察过,我们都觉得她搞不好就是跟她弟弟上过了。

  她上次和男朋友见面帮他撸了,说是大小还可以,她只是现在没办法和他做。我还真有点担心。我的希望是他男朋友弱爆,又小又早泄……让她以后离不开我。不过事与愿违,估计他男朋友将来应该可以满足她?

  她还跟自己初中同学干过,跟自己师姐夫上过床,看来除了绿闺蜜还绿过师姐。她最放纵好像就是在西安那段时间,有过一个长期炮友,在一起做了有三四十次吧。

  真是增加了解了。除了真心话还有大冒险,有几个问题选择了大冒险,都是和第一次相关的。她第一次怎么没的、什么时候、跟谁,她都不肯说,阿锐知道也不详细,没想到她还真不愿意说。

  不说真心话当然要大冒险了。我们把计划的花样都玩了,两个人把着她尿尿,拿按摩棒让她反复高潮。等到了我们俩再次重新装填完毕,她身上已经三个正字了。

  晚上八点多我们又开始做。这回配合很熟练了,基本上就是她高一次我们换一次,然后闲着的也不总是让她口交,而是拿按摩棒配合,她真是高潮迭起。潮吹了好几次。干了一个多小时她就不行了,一个劲求饶。这回是真求饶,各种哀声叹求。可是她越是哀求我们越是来劲啊!

  她这会儿已经有些游离了,好几回都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一个劲喘,然后哦哦两声就抖一下,不知道算不算高潮。好一点就叫一会儿,高潮了就没声。到了快十点,最刺激的来了。我刚让她高潮一次,阿锐上了她好像高潮还没褪,然后就哀求:「真……不行了……爸爸……欧巴……不要操了……疼……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阿锐这时候感慨说好多水,刚才感觉水少了这会儿又多了。我忙鼓励她继续干,然后拿按摩棒调到最大刺激阴蒂。果然那个水哗哗流,我都能看见交合处液体往出滋的样子,跟白浆混着,那个淫糜啊!阿锐抓着她两条腿,更加使劲干,对我说:「哥!我感觉这回是个大高潮!」

  我点头称是,我也觉得这次非同一般。果然,她居然就不喊了,而是开始呜咽,接着就哭了!她下巴颤抖着,鼻子嘶嘶嘶地抽泣,然后突然像孩子一样就哭丧着脸啊啊啊哭起来:「啊啊啊……疼疼疼……哥哥哥哥……啊啊啊啊啊……哥哥!哥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叹为观止,于是都忘了要拍!哎呀,本来这种时候拍下了完美。她正在高潮也不会反抗,可是我就真忘了,光顾看,傻了。之间她这样马达一样哭喊了一会儿,突然就张大嘴,深深吸气,不停吸,就像要断气一样。吸到头就憋住了,然后连头带身子开始微颤,接着就筛糠一样抖。阿锐大喊一声我不行了!然后就射了,射的瞬间小吉那一口气突然过来了,呼哧呼哧喘了两口,随即就弓起身子,惨叫一声,整个人真像一张弓一样弯起来。我们两个都看呆了,然后阿锐突然大喊一声我操,从她身上跳开了。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她下体喷出一条长长的液柱,泛黄的,尿了?射得好高好远,抛物线一直指向地面,噼里啪啦的水砸在地上。
  「喷了?」

  「尿了……可能是尿……」

  我们俩还在讨论,她终于射完了,然后一下子抽了魂儿,瘫软在床上。我感觉那一刻自己特别没有同情心,也没有看她有没有事,扑上去就又开始插了。结果她反应吓人,哭啊,真哭,眼泪都流出来了。

  「啊……恩唔唔唔……哥哥……哥哥不要操了……不要操了……唔唔唔唔唔唔……难受……唔唔唔……小吉……不行了不行了……不要干了……呜呜呜呜啊……呜呜呜……」她哭得好难过啊,而且随着她力气回来了还开始有气无力地捶打我,似乎真是不行了。然而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铁了心要射在里面,硬是狠心继续干了下去。她梨花带雨,哭得满脸通红,最后咬着嘴唇,似乎真是在硬忍着,直到我发射……然而还是高潮了一次,不过没有前面那次壮观就是了。
  我一拔出来,两个人的精液就都流出来了。我震撼之余,看见她还是很痛苦的样子,捂着下体就蜷缩起来,继续啜泣。这回真不敢动了,我忙过去抱着她,安慰。阿锐也过来让她别哭了。

  这样安慰了好久她才缓过来,哭丧着脸,擦着眼泪:「你们……一点都不心疼我……感觉……感觉快被干死了……真的差点死了……」

  我们两个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各种服侍,好不容易哄住了。她说真不行了,这次感觉自己要坏掉了。其实听她这么说是很刺激,不过确实心有余悸。要是真干死了麻烦!关键我确实也是会心疼的!

  做的这张床完全湿了,我们把她抱在另外一张床上。她躺下不久就睡着了,还打起小呼噜,特别可爱,真是累坏了。我们两个最后猜丁壳,我输了,所以他抱着小吉睡,我睡沙发。我们两个也累得够呛,估计十一点就都睡着了。

  第二天我九点半才醒,还是被他俩啪啪啪吵醒的。不过阿锐也没干多久,因为小吉老嚷嚷疼,确实不来劲。最后他射在嘴里,还被埋怨说昨天两个人又都射在里面了,表示如果再射里面就再也不见我们了。

  我醒来之后时间紧,都没法再来一炮,遗憾哇。最后十二点左右就去车站了。阿锐还能待一天,估计后来又干了好几回。不过无论如何,这初次3P经过已经足够刺激!我可以说非常享受了。关键也是小吉确实也是极品,自己可以享受到这其中的乐趣!

  PS:小吉跟她男朋友关系真的越来越好,这两天又不理我了!蛋疼!!!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