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和老婆在三亚的特殊经历】(01)【作者:sissharpwind】
【和老婆在三亚的特殊经历】(01)【作者:sissharpwind】
字数:39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和老婆在三亚的特殊经历

                (一)

  和老婆高中的时候认识,现在结婚也已经好几年。

  虽然老婆身高接近170,身材跟面容都算中上,可是观念比较传统,在结婚之前我们都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无非是牵牵手,拥抱一下,顶多亲亲嘴。结婚后性生活还算普通,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花样。

  老婆属於水比较多的类型,但惭愧的是相比自己的肉棒,老婆似乎更喜欢我的手指,每次做爱时都得要较长的前戏,往往将她的小穴拨弄得淫水横流,才心甘情愿地将我的鸡巴接纳进去。

  但即使这样,老婆脸上也不敢有太强烈的反应。

  我在论坛逛了很久,渐渐对淫妻类的帖子开始慢慢起了兴趣,有时候看到半夜,心里会不由自主地把老婆代入帖子里的女主人公,想像她在各种场景中或被动或主动的被奸淫,这会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但这些从来不敢跟老婆透露,怕被斥为心理变态……直到有一次在「运动」
  前戏时,突然想到帖子里描述的情节,我试着假装自己是送快递的,正在干她,老婆没有提出反对,反而表现得比平时稍微兴奋一些。

  最后我说要射在里面的时候,她尽然配合着娇喘出来,「不要啊,我老公都没射在里面过。」

  我於是完全忍受不住……那次是我感觉棒的一次。

  后来我又尝试过几次,感觉老婆对这种调情方式也还是比较接受的。

  上周在三亚有个户外音乐节,因为我们平时都比较喜欢音乐,而且之前两人工作都比较忙,很久没有出去旅游了,所以两个人请假去了那边。

  清晨的飞机,中午就到了目的地。

  入住酒店之后,我们就随便在周围逛了下。冬天的三亚人确实很多,而且处处都是「你瞅啥,瞅你咋地」,东北人实在太多。

  老婆那天上面是一件紫色吊带,下面是牛仔热裤,走路时隐约两只兔子一蹦一蹦的,让我看得实在心痒痒。

  因为前一阵工作压力大,做爱次数也是屈指可数,所以面对这种诱惑,感觉实在有些难以坚持,有时候就会偷偷捏下她屁股,或者故意蹭下胸之类,老婆总是脸上羞红,低声说讨厌,大庭广众的。

  好容易捱到吃完晚饭,我们牵手走回房间,在关上房门的瞬间,我便一把将她拦腰抱住,然后开始吻她。

  老婆可能也是憋得太久的缘故,抑或是一下午被我挑逗得,也很热烈地回应。
  我们很快拥吻在一起,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我一边吻着,一边将她推至玄关的墙边,然后双手开始在她身上上下游走,一会顺着她的头发滑到裸露的肩上,一会又抚摸老婆那对翘臀,一会又停留在胸前那对大奶子上,用力地搓揉着。

  老婆一开始只是闭上眼被动地任我摆佈,然后开始抬起右腿,在我的身上上下摩擦,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靠着墙上下起伏。

  我放开一只奶子,将手慢慢往下探,将老婆热裤的拉炼一点点拉开,然后就把它扒了下来,於是老婆就只剩了吊带跟下面的粉红性感小内裤。

  我又马不停蹄地一把握住老婆的下面,发现内裤已经湿了一小块,而我的鸡巴早已经快撑破裤子了,於是也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开始用我的鸡巴隔着两件内裤蹭她的骚穴,同时一只手捏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抱住她的臀部,配合自己的鸡巴一次一次突进。

  见老婆的双腿慢慢分得更开,我於是轻轻说:「我帮你把内裤脱下来好不好?」
  她没说话,只是嗯地点点头,然后双手抱在我脖子上。

  此时我用慢慢蹲下来,双手抓住她的内裤两边,并且把头埋在她的小腹,用力闻着她下面的味道,然后突然双手用力往下一扯,将内裤扒至她的脚踝。
  老婆猝不及防,「啊嗯」地叫了一声,紧致的小腹跟一片森林完全展现在我面前。

  我将随手将内裤挂在门把手上,然后用手将老婆的双腿分开,便开始抚摸她的阴户。

  此时她的阴毛上已经挂了好多淫水,湿哒哒的,而两片鲍鱼肉也早是汁液饱满欲滴,估计也是心痒难耐,老婆轻轻对我说:「快把我抱床上去吧!」

  看来她还是只习惯於在床上进行性爱。

  得到命令的我便将她横着抱起,看着半裸的老婆那黑黑的森林,我早已抑制不住,快步走到床边将她放下,然后三下五除二将她的吊带衫跟BRA除去,并开始吮吸她的奶子。

  老婆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在我将嘴移到她的阴户边,一边舔着鲍鱼一边揉弄她的双乳时,她已经开始发出迷离的呻吟了。

  这时我从床边的包里拿出一个眼罩给她戴上,然后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老婆,我们今天尝试点刺激的玩法,蒙上眼睛来干好不好?」

  「嗯……今天你是什么角色啊?」

  老婆居然主动问我,我一时没有准备,幸好立马就问回去,「你希望今天被什么人干啊?」

  「啊嗯,老公啊,今天酒店大厅的前台挺帅的,刚才check in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看了我几眼~~」

  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一向保守的老婆会这么说,听到这话我没有感到生气,反而更加兴奋了,「嗯,那就让这个帅前台来好好伺候你。」说完就在她大腿那狠狠亲了一口。

  这时,房间的门铃突然响了,我们一开始没理会,但是又响了两声。没办法我只好停下来,走到门边问道:「谁呀?」

  「先生你好,不好意思我是前台,您这边是不是有张押金收据的底单没有给我们?」

  不是吧这么巧的?我稀里糊涂打开了门,可不是那个前台小夥,他又重複了一边刚才说的话,「是我的失误,没向您所要底单,能麻烦您找一下吗?」
  「好的。」

  我没好气地回答,确实在这种情况下被打扰,谁都会不开心,然后将门虚掩着,返身回来拿钱包,没想到小夥子居然愣头愣脑地跟了进来,我一转身看到他通红的脸,眼睛左右闪烁,肯定是看到老婆在床上玉体横呈了。小夥尴尬的手足无措,默默退到门口,低头无语。

  「这下合你心意啦!」我心理对老婆说,从沙发上的包里取出钱包,果然有底单在里面,然后把它交给小夥。

  他接到后惊慌失措地走了。看着小夥在走廊里逃跑的身影,我心里突然蹦出一个奇特的想法,於是轻轻走回房间,关上房门,故意压低声音对着空气说:
  「她已经被我整得欲火焚身了,现在就等你上啦……对的,不过一定要带套知道吗……没事,我就在旁边看着,顺便用手机记录下你们做爱的样子。」
  老婆应该是听到我说话了,轻轻问道:「老公你在跟谁说话?」

  我根本不回答她,径直走上床,开始亲她的裸体。

  虽然之前已经被我的手指弄得心痒难耐,老婆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还是有点惊慌,低声问,「是你吗,老公?」

  我还是不说话,然后开始用舌头舔她的乳头,她似乎想先开眼罩看下,我握住她的手阻止,一边更加猛烈地进攻,一瞬间变成她的双手被我抓住,而湿漉漉的阴户在被我仔细地品尝着。

  「嗯,啊……不要,求你不要,哼哼!」

  我完全不理她,用一只手抓住她的双手解放出另一只手来玩弄她的双乳,同时一边将她的双腿尽量分开,让我的舌头能够在她的鲍鱼里面肆意搅动。她的乳头变得坚挺起来,而且下面的水出得越来越多,双手渐渐不再用力,不知道是配合我的场景设定,还是放弃了抵抗。

  我於是放开了她的手,用手指在她的阴唇跟阴蒂上不停搓动,把弄出来的爱液统统抹在她的乳头跟阴毛上。

  随着每一次爱液的涂抹,老婆都会一阵颤动,嘴里喃喃的说:「我老公呢,我老公呢……」

  听到这些,我的下面早已坚硬无比,於是把内裤脱掉,又在她下面粘了一指淫水,抹在我的龟头上。

  「啊嗯,求求你,带上套好吗?」老婆一边扭动着一边娇声说到。

  我於是取出一个TT戴上,虽然我们之前做爱基本从不戴套,全部是体外射精。然后将她的双腿分成M型,便将肉棒凑了上去,在阴唇间上下摩擦着,听到老婆更加迷离的呻吟声,我再也忍耐不住,将鸡吧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老婆一下子挺起身,紧咬嘴唇,「嗯」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叫声。

  在抽插了一阵之后,我们又换了几种不同的姿势,最后变成了后入式。
  此时的老婆已经被插得毫无力气了,她的头压在双手上,胸部紧贴着床单,而屁股则是高高翘起,被「帅前台」从后面一次一次地佔有着。

  阴道里的爱液开始滴在床单上,而没有滴下来的,则在一次次抽插中变成白色泡沫。

  此时我打开了相机,开始说话:「老婆,怎么样,今天被前台干得爽吧?」
  「嗯,啊,我……不……知……道。」

  老婆语气中带着羞涩,似乎是分不清自己到底在被谁干。

  「啊,我自己都受不了了,让我记录下老婆第一次被别人干得样子,回头我们好好欣赏。」我不停按着快门。

  一会感觉要发射了。於是说道:「老婆,我在一边撸得已经快射了,他也快射了!」

  「啊,怎么办,嗯,老公,救救我,啊!」

  「你准备要谁先射啊?」

  「嗯,不……啊嗯……知……道……嗯啊随便吧!」

  「他想射你胸上,可以吗?」

  「啊嗯,好,快点射吧!」

  我於是抽出肉棒,把她翻过来,然后骑到她身上,拿掉TT,将一股精液倾泻在她的胸上。

  此时我们两都累得气喘呼呼,老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是大声地喘着气,两只奶子随着喘气一上一下,而我的精液则在这起伏中顺着她的身体慢慢滑下来,流到肚子上以及床单上,我也没力气去擦拭它们。

  在休息片刻后,伸手将老婆的眼罩摘掉。

  老婆一下子用双手捂住了眼睛,用力地摇头。我则轻轻地摸摸她的脸,说:「老婆,是我呢!」

  老婆这才慢慢放开手,睁开眼睛,看到我之后,娇羞地说:「幸好是你。」
  然后一头紮在我身上。

  因为晚上还要去看音乐节,所以我们没有流连太久,就开始打扫战场。
  这时我们才发现门把手上她的内裤怎么也找不见了。我猜想肯定是刚才被那个前台偷走了(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我猜得没错)。

  老婆又羞又恼:「真是的,拿我内裤去干什么嘛!」

  「嗯,说不定这会子人家正对着你的内裤手淫,射了好多了在上面呢!」
  「会吗?他刚刚射了那么多,怎么会一下子又……」老婆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於是又岔开话题,「真是的,弄得我内裤都不够了,怎么办啊,讨厌!」
  「没关系啊,晚上出去不用穿的,反正没人看得出来。」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