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租房的故事】(01-04)作者:cocolose
【租房的故事】(01-04)作者:cocolose
字数:13088


                (一)

  我叫王远,今年有二十四岁了,是一个拥有本科学历的大学生,今年是大四的第二个学期,按照要求必须找到一家工作单位出去实习,所以我和很多人一样早早就去各个招聘会碰机会,好在我上学期间除了玩游戏以外还学了些一技之长,最终被一家金融公司看中录取。

  只不过工作的地点离我们学校确实是有一段距离,如果是住在学校的话早上至少要七点钟出发才赶得急。

  对一个睡惯了懒觉的大学生来说这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很早就开始了在工作单位附近找房子租住。

  对于租房子这种事情我还是人生以来第一次,随便在网上搜索一下都是租房被骗的信息,这更是让我小心谨慎害怕着了道。

  最终是在一个学长的介绍下找到了一个小区的住房,因为之前的那个租客是和学长同一个班的,他临时工作有了别的调动,要离开那里所以不能再租下去,急着找人转租。

  凑巧上次和学长聊天的时候他问了我一句是在哪里实习,又是这么地凑巧这个要转租的学长住的地方离我公司又近,所以才有了这么巧合的事情砸在我身上。
  第一眼见到这个房东,第一感觉是奸诈,第二感觉还是奸诈,虽然脸上带着笑,但我怎么看都是笑里藏刀的意思。

  房东:「小伙子你可以看看,这个地方再没有比我这里还好的了,我这房子可是很抢手的,要不是小陈介绍的我是不会特地留给别人的。」

  我:「这个小区里的房子好像差不多都是这种类型,跟你这样一样的也挺多,我也看了几家,只是还没想好租哪里,但他们的价格可要便宜的多。」

  租房砍价第一招,尽量要挑出房子的毛病来,不要让房东觉得你对房子很满意,要不然不好砍价。

  我看了半天想找出这房子那里不足的地方,但基本找不出来,说老实话这房子确实不错的,不管是地理位置还是屋内的装修,都要比同小区其他的房子要好得多,除了价格。

  房东:「是,这里的房子比我便宜的有,但他们的房子大多是用了最便宜的材料,最简单的装修,有些电线跑出来了都没有维修,这样的房子你也不能安心住。」

  我:「叔叔,你要考虑到我还只是个大学生,出来实习的,工资总共就这么多,总不能为了房子连饭都不吃了。那我只能是选择去住便宜点的。」

  奸诈的房东听我这么一分析,低头沉思起来,有戏。

  他思考的速度很快,转眼就已经决定了主意,房东:「小伙子我也是看你是小陈介绍来的,我对小陈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对他找的人也比较放心。你这样说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我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

  他继续沉吟了一会,像是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房租的我再便宜100,不能再少了。这房子我跟你说还有好几个人要来看呢,刚才还有一个在问我房子租了没有,喏!你自己看。」

  房东把手机递了过来给我看了他的微信信息,确实是有人刚刚发信息来问房子的事情,他又再把其他几个有意来看房的人发来的信息一一给我看过。

  我知道他这是给我在施加心理压力,但我确实是一时半会再找不到比这好的地方,又不可能真的去那种电线都跑出来的农民房。

  考虑了一会:「好吧,那我就租这了。」

  在得到肯定答复的那一瞬间房东的脸笑得像花儿一样美,我没有在讽刺他,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装都装不出来。

  在商量了一些其他事宜之后我们决定明天签租房合同,今晚就先让我住下来,临走的时候他突然问了我一句:「你是一个人住这还是有和其他人一起住。」
  我:「我就一个人住,要不然两个人平摊一下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怎么了,这里不能住两个人的吗。」

  房东:「那倒不是,我这边还住了两户人家,一个是夫妻俩,他们就是两个人住在这里的。我就是随便问一下,免得到时候看见陌生人还以为进小偷了。」
  我这样爱玩游戏不爱社交的大学僧自然还是单身狗一只,哪里有女朋友会一起合租,跟别的男的一起租在这么小的一间卧室里,我自己一个人都嫌挤。
  反正都说到这里,我当时就随口多问了一句:「那另一户人家是什么情况。」
  房东:「另一个房间住的是一个女孩,也是大学刚毕业,不过她比你早了一年,好像是干银行保险的。」

  房东突然又神秘地加了一句:「那个小姑娘长得很漂亮的人还很好,主要还是单身没男朋友,以后要不要我介绍一下你们认识。」

  说到女孩子漂亮的时候那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真像是老淫棍,我自然不会多想真的会有这样的好事,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第二天租房的合同也顺利地签好,这个小窝也正是成为了我人生中单独属于自己的一间房子,虽然只是一个房间。

  当天下午我就跑去了附近的超市把一些生活必需品买了回来,本来打算做个公交,但买的东西实在太多,挤公交实在太累,心里一咬牙还是拿出手机叫了滴滴快车,让我没想到的是开车的司机还是一位女司机,平时坐这种滴滴快车的次数也不算少,但女司机还是头一次遇见。

  但我也没有太过兴奋,不是因为我为人正直善良,只是这女司机的长相也只是到了刚好能看的地步,勾不起我的兴趣。

  都是坐女司机的车有风险,这句话就在我的身上做了一次无比精准的验证,开车慢也就算了,前面那辆车停了竟然还不减慢速度。

  到我吓得以为要撞上去了,赶紧要喊她刹车的时候,那女司机来了个紧急刹车,如果不是我有坐车必系安全带的习惯,车子的惯性肯定把我抛到了前面的玻璃上。

  我当时就怒火上来了,刚要大骂她的时候,看那女司机也是一脸的吓懵逼的表情,不住地在那大口大口地喘气,也没在好意思说什么。

  只是下一秒我的眼睛就被其他的东西所吸引,因为车内开了暖气的原因,女司机的身上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毛线衣。

  在刚才紧急刹车的时候,她整个人也往前飞了出去,只是因为有了安全带才没有头破血流,而正因为如此那条安全带不知道怎么地刚刚好又勒在她胸前的两团肉当中。

  人都说上帝是公平的,让你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总是会给予你另外的一些东西,女司机的相貌我是丝毫不感冒了,但我确没想到或者说没注意到原来她胸前的风景是这么雄伟。

  那件薄毛衣被安全带紧紧勒着,将胸前的区域一分二,两边各是一个半球,那乳量真的是我看到最大的一次,完全可以说是一只手难以掌握。

  可能真的是我憋得太久了吧,看到胸部就移不开眼睛,直到那个女司机回过神来我还死死地盯着她的胸前看。

  一直到她很用力地咳嗽了一声我才如梦初醒,但我一点也不尴尬,我心想你长得这幅样子我能看你是你的福气,还有得就是当作刚才惊吓到的补偿费了。
  女司机看我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轻啐了一口:「流氓。」

  她以为我没听见,却没想到我不止听见了还转过头对她露出一个得意非常的笑容,大概是没见过我这么厚脸皮的男人,那个女司机脸上有些绷不住,直接开车继续走。

  而我也在那一天经历了长这么以来最多最恐怖的惊吓,我都怀疑后面那些险些要发生事故的情况是女司机故意整我的。

  回到出租房的时候双腿好像都有些软了,刚一开门迎头差点就撞上人,今天的运气背到了极点,心里很不爽。

  当我要破口大骂的时候,话到嘴巴马上要蹦出去了硬生生却是被我吞了回来。
  能发生以下情况的可能性有三种,一种是对方是自己家里人,第二种是自己的长辈或者老师、朋友之类的熟悉的人,而第三种当然就是对方是一个美女,排除掉概率非常小的前面两种,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可能性。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没撞到你吧。」

  不止人美竟然心地还好,这个女孩已经在我心里加分了不少。

  我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孩,穿着一身职业套装,打扮地比较成熟,但看她的年纪不过是和我一样大。

  脸上略施粉黛没有特别浓厚的妆扮,成熟里又透露出一股清纯,眼神清澈看起来毫无心机,很单纯的样子。

  我:「没事没事,我没事,你怎么样,不好意思哦刚才没吓到你吧。」
  我的态度和之前对待女司机时判若两人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道理,这就是美女和野兽的区别待遇。

                (二)

  那女孩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灵机一动脱口而出说道:「你是住在最里面那间的那个女生的吧。」

  女孩脸上有些迷茫,我:「我就住在你隔壁,刚搬过来的。」

  女孩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王叔叔给我说过,原来就是你啊,你好。」
  那个女孩很有礼貌地向我伸出了手,我一看十指纤细白白凈凈的,让人看了就想亲上一口。

  我立马抓住了那只美丽的手掌:「你好,我叫王远。」

  女孩扑哧一笑:「你也姓王啊,好巧,那根房东不是一个姓了吗。我叫赵思纯。」

  竟然把我和那个猥琐的房东说在一起,我有这么差吗。

  我:「是啊,是有点巧,知道以后还跑去问我爸,我们家是不是有这么一个远房亲戚。」

  赵思纯不出我所料扑哧一声没忍住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不是咧嘴大笑,而是很淑女地掩着嘴巴。

  赵思纯:「后来呢,有问出什么结果来吗。」

  这本身就是一个玩笑话,但听笑话的那个人如果不直接拆穿,还愿意陪你开下去,那说明你在她心中的印象不坏,人家愿意跟你聊天。

  我:「后来我爸打电话给我说我们家这代里面就没有这个人,让我去找我阿公问问看看祖上翻八辈能不能找到。」

  我的幽默再一次引爆了赵思纯的发笑神经,而我自己心里也有些沾沾自喜,这么有趣的见面加聊天,以后这个女孩想不记得我都难。

  赵思纯:「呀!糟了,光顾着和你说话了,都快忘了正事了。」

  我:「你还有事是吧?那你快去忙吧,下次见。」

  「好,下次见。」

  赵思纯和我互道了一声告别后,就急急忙忙地往楼梯走去。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的我还有些魂不守舍,这个地方除了租金贵以外原来也不是全没好处的,起码有一个漂亮的女邻居在我隔壁。

  又想起了房东说的话,赵思纯原来还是单身,如果不是提前知道的话,谁会相信这么漂亮的女孩会没有男朋友。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也并不是全没有机会,这样想想好像幸福离自己就在不远处招手了。

  「咚咚咚,咚咚咚。」

  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而且敲的是我的房间。

  难道是赵思纯这么快回来了,过来找我来了,虽然心里基本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但我还是半信半疑地跑去开门。

  大门一打开,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门外,三十多的年纪,脸上只是化着淡妆,说不上十分漂亮但就是那种乍一看没什么起眼,但仔细看久了又会很耐看的样子。

  她穿着很随意的家居服,我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门还是被打开着的,我:「请问你找谁?」

  那女人露出一个很和善的笑容:「你好,你是刚搬进来的小王吧,我叫李静,也住在这里就住在你的对面。」

  被她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房东说得那对夫妻。

  我:「哦!你好你好,我叫王远。真不好意思刚才我还没反应过来。」
  「没事,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我昨天才刚回来,后来忙着其他事都没过来跟你打个招呼。」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哪里,应该是我先过去跟你们打招呼才是。」
  「我们的情况房东应该都跟你说了吧,我是和我老公一起租在这住的。」
  我点了点头,李静继续说道:「你是今年刚毕业,那我还比大不少呢,以后你要不嫌弃就叫我静姐好了。」

  看得出来静姐是个自来熟的人,我:「那我就不客气了,静姐好。」

  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不客气这个词来,又没有占人家什么便宜,反而是她佔了我的便宜。

  「哎!那以后我叫你小远好了,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好了,我平时不上班的时候大部分都在家里的。」

  有这么一个热心的邻居倒也不是什么坏事,邻里和睦回家的心情也舒服一些。
  和静姐又在閑聊了几句后把她送回了家,自己也回去了房间。

  后来我仔细想想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样子,感觉以后好像会发生些什么。
  还没上班的日子里,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我又没有什么认识的人,平时就是一个宅男不爱出去玩,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度过的,午饭和晚饭是叫的外卖,早餐能起来就吃起不来就算了。

  而后来的日子里我也基本上没再见过赵思纯,有时玩着电脑能够听到隔壁关门开门的声音,我知道那是她回来或者出门去了。

  她的作息时间似乎相当不规律,有时候回来是大半夜,我还在玩着游戏听到了隔壁有开门锁的声音,再抬头一看都已经快要凌晨了,有的时候她好像一天都不需要上班可以在房间里待一整天。

  反倒是静姐好几次出门的时候都遇见了她,那天碰巧也是去倒垃圾,走到楼下她也要回来。

  静姐:「小远你也来倒垃圾。」

  我笑着打了招呼:「静姐,好巧。这都放了好几天了,再不倒都要发霉了。」
  静姐无奈地笑了笑:「你们男生都这样,我老公也是。平时家务活都不干的,自己的袜子换下来都不洗,就等着我帮他洗。」

  我:「那大哥太有福了,找了静姐你这么好的女人。」

  静姐特别风情地白了我一眼:「看不出来你表面看起?蠢侠鲜凳担祷案?
  老公一个德行,油嘴滑舌的就知道哄人。「

  女人最吸引的时候莫过于这半嗔半怒的神情,像是对你生气但好像又是欢喜你的样子。

  还在我想着跟静姐打个哈哈的时候,她突然神情一变,把手举起来招了招:「老公!这里。」

  我被她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去一看,果然是有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朝我们这边走来,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那男人走近了上下打量了我几遍,表情有点严肃,我有些拘谨地喊了声大哥好。

  静姐走到她丈夫的旁边很乖巧地挽起他的手臂,向他介绍着我:「老公,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小王,就住在我们房间的对面,你们还没见过吧。」

  听完了静姐的介绍,她的老公这才脸色稍微缓和点,轻轻地向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我站在原地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静姐似乎没有看出现场气氛的不和谐,还是很乖巧地跟丈夫聊着天:「我刚刚已经把饭做好了,你下班了,我们可以上去吃饭了。」

  静姐的丈夫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那小王我们先上去了。」

  「好的,我有点事情还得出去一趟,拜拜。」

  和他们夫妻二人道了别之后我就独自一人往小区外面走去。

  其实我压根就没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办,只是不想和静姐的丈夫搭一部电梯上去,那种情况下只能找个借口离开先。

  在外面大概逛了有一个小时多,随便找了家餐馆把晚饭解决了。

  估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该回去了,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乾脆回去的时候就用走的,就当作是饭后的散步吧。

  走到距离那个猪窝还有一千来米的地方,在一个门店前面停了一辆车,那个街道因为附近要拆迁的缘故所以到了晚上可以说是人烟稀少。

  自然也不太可能会有人把车停在这种地方才对,我有些好奇地多看了那车两眼。

  这才发现了其中的不同,这辆车竟然是会熄火后在那震动的,心里咯噔一下明白过来,竟然让我遇见了传说中的车震。

 因为灯光和车窗拉上了在那个黑漆漆的地方就算我明知里面有人正在翻云覆
  雨,但还是什么都看不着,心里也是感慨这两个人真是会选地方。

  多看了几眼之后就管自己继续往前走去,回到家之后下意识地看了看对门静姐的房间,从门缝中发现她们房间的灯光是关着的,这么晚了夫妻两个还有兴緻往外走,也真是难得。

  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想打开电脑玩把游戏,才想起来前几天网线换了,跟房东说了以后说是过几天找人重新维修换一根掉。

  也就是这几天都没办法上网,苦闷无聊的心情让我连动都不想动了,就这么獃獃地看着窗外数着星星。

  这个小区可以说是比较偏僻的,一入夜就静得可怕,而偏偏在这个时候楼底下来了一辆小车,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

  而下一刻又让我惊讶不已,因为这辆黑色轿车竟然和我刚刚回来路上看到的那辆车震轿车是如此的相似,我生怕自己看错了,起身探出窗外,借着车头灯看清楚了车牌号。

  因为刚才多看了那车几眼,自然印象比较深,虽然没有把他的车牌后全部记下,但尾号是清楚记得的,不会有错的。

  真是印了那句话,世界真是小,这一发现让我更加对车内的人感到好奇了,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勾搭上了金饭碗。

  从那辆轿车开进来已经过来有五六分钟了,还是没见里面的人走出来,难不成他们在这个地方还『爱』得难捨难分。

  「靠,在外面都搞了一次,回来还要搞,妈的还让不让单身狗活了。」
  我也只能是对着玻璃发发牢骚,楼下是真刀实枪地在干。

  过了一会儿,那车子终于又动了,这次车门真的被打开了,我先看到是一只脚伸出来,脚上穿的是十厘米左右的高跟鞋,身上穿的应该是短裙,因为小腿是直接裸露出来的,光是看小腿的部分就知道这双腿够人玩一年的。

  终于在下一秒钟我看到了女主的庐山真面目。

  「怎么会是她!」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下车的女人正是我的隔壁房间的邻居赵思纯,这还是我认为的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吗,竟然跟一个男人在大街上上演了激情车震。
  同时我也开始纳闷起来,之前还听房东说她没有男友,现在怎么就跟男人这么明目张胆地搞在一起,如果是正常的男女关係我丝毫也不会惊讶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我的大脑开始往不敢相信的地方联想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

  赵思纯最后和那个男人深情吻别后才上了楼,在房间里我能够清楚地听到她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每一下都像是踩在我心脏上一样疼痛,我虽然认识这个女孩还没多久,但就是对她有一种感觉,说不出来,我知道我是恋爱了。

  只是在我还没开始有所行动的时候,这个美梦就已经醒了,还是被人狠狠地一鞭子抽醒。

  拉上了窗帘我没有再看下去,无力地倒在床上,没过多久就听到门外有着大门的开门声,我知道是赵思纯回来了,刚从一个男人的怀抱中离开回来。

  「我又算得了什么呢,一个刚毕业的穷屌丝,和人家比什么,她凭什么喜欢我。」

  但转念一想:「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是那些有钱人的,漂亮的女人都是那些有钱人随便玩的,我就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心头的火气一起思想也开始转入了死胡同,越是如此越是心中愤愤难平。
  「砰!」

  地一声房门就被我用力打开了,刚想要找钥匙打开自己房间的赵思纯被我吓了一跳,赵思纯拍了拍胸口:「吓我一跳,你、你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我疾步赶上前去,胸口起伏不定:「你、你……我想、我想告诉你……」
  赵思纯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她在等着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看着她,到了嘴边的话那一肚子想要说的话都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我冷笑了一声,是啊,自己是为了什么,刚见几面就对人家说爱她爱得要死要活,真的是一见锺情还是单纯就是看人家漂亮想和人上床,一个会和有钱人搞在一起的女人真的值得我爱吗。

  如此一想我那些一大串的表白和不吐不快的郁闷心情也随之烟消云散。
  「没、没什么,你也这么晚才回来啊。」

  赵思纯眨了眨眼睛看着我,愣了几秒:「啊!是、是啊,那、晚安。」
  「晚安。」

  只是没想到晚安两个字还没说完,便听到了隔壁屋子也就是静姐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些奇怪的闷声,断断续续的声音倒也不大,但在这安静的走廊里显得特别清楚。

  赵思纯似乎也听到这奇怪的声音,獃獃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突然一声女人的呻吟打破了沉寂。

  我这才明白过来刚才的那道怪声音是有何所发,再看向赵思纯,她的眼睛快速地看了我一眼便急忙躲避,我想她无论如何也应该明白过来那间屋子发生了什么,毕竟就在不久之前她和一个男人就在街上的车里做着这件事。

  赵思纯低着头没敢再多看我一眼,拿着钥匙胡乱地插到门锁上,打开之后直接走了进去又把门关上了。

  我站在房间外的走廊上,静姐那已经又变得安静起来,我摇了摇头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天晚上的一切都想是暴风雨般冲击我的心灵,我刚才能够在表白的瞬间好似幡然醒悟,到了屋子里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又开始胡思乱想释放不下。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就是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好似憔悴了好几年,为了一个可能一点都没喜欢自己的女人,值得吗,我这样问着自己,却没有答案。

                (三)

  收拾一番打算出门的时候,一抬头静姐正和她的丈夫也打算出门去。

  我有些尴尬地叫了一声静姐、大哥。

  静姐冲我笑着点了点头叫了我一声,但怎么看錶情都有些古怪,而她的丈夫却是比昨天要来的脸色和缓不少,简单地冲我含了含下巴。

  我看着他们出门的身影,想着昨晚听到的声音,苦笑地摇了摇头,还是出门办自己的正事吧。

  自从那天以后我开始有意地避开和赵思纯遇见,有时在路上看到她就走在我的前面,而我却要立马停下来或是转身往回走去兜个大圈再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爱情的甜蜜可以甜到让人时刻都想发笑,却又能让人每日心如刀绞。

 在这过后的一段日子裡我才勐然惊觉自己这段日子好像连静姐他们俩夫妻都
  是很少见到了,每每回到空荡荡的屋子裡都是自己一个人,离乡背井工作打拚的滋味这时才算有体会到。

  「呀!静姐,好久不见。」

  「啊!是啊,好久不见。」

  同住在一幢楼里今天见不着总有一天是要遇见的。

  两个打了招呼便彼此沉默下来,我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好像自从那天听到了静姐夫妻的房事之后,和他们间的距离就开始变得生分起来,虽然之前也不是多么的熟络。

  在这样地沉默了几十秒之后,当我打算说声再见赶紧逃离这个尴尬的地方之时,不远处又听了另一个人的叫声,是静姐的丈夫回来了,我还是到了最近几天遇见房东的时候才知道了静姐的丈夫叫杨昆,具体是做什么的我就没问。

  「呀!小远也在,今天下班的挺早啊。」

  出乎意料地杨哥竟然和我亲热地打了招呼,和第一次见面时判若两人。
  我最近因为老躲着怕遇见了赵思纯,所以每次下班之后都会在外面闲逛一会,以至于到家的时间都比较晚。

  「是啊,今天没什么事情,就早点回来。」

  实际的情况却是,在昨天的时候我无意间从房东那裡听说了赵思纯这段时间可能会被公司派到外面去培训一段时间,应该会有一段时间不在本市,所以没有了担忧之后今晚才按照正常时间回来。

  「吃饭了吗,要不要到我们房间来一块吃,刚好尝尝你静姐的手艺。」
  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为什么杨哥对我的态度和之前比较会差别这么大,我头脑中开始回想着这个问题。

  反而是静姐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作势还轻拍了他一下:「就我那点手艺,也不怕人家笑话。」

  转头又对我说:「小远不如你就到我们家来一块吃个饭吧,自己做饭多麻烦,而且我看你也不像会做饭的人。」

  说完掩着嘴笑了笑。

  「那太麻烦你们了,我还是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就不要麻烦了。」

  我是一个不太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怕人家以后要是有了什么事情要拜託自己,就不好拒绝了。

  「就住在对面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要是不来的话,是不是嫌弃我没有什么好饭菜招待你。」

  如果论起劝人的本事来,女人一直是比男人要厉害得多的,因为她们说得再无理,你也不好意思拒绝、反驳。

  我乾笑了几声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杨哥在旁边推波助澜,我就再不好意思推辞掉了,便答应了下来。

  静姐说是可能菜不太够,拉着杨哥就往附近的农贸市场走去,要买点新鲜蔬菜和肉回来,我礼貌性恭维了几句,也就任由他们去了,自己先独自回到房裡.大概过了有半个多小时,才听到了他们回来的动静,在进门之前静姐还特地敲了我的房门,说是待会饭做完以后就叫我,我笑着应承了下来。

  果然在临近六点的时候我的房门再一次被敲响了。

  「来吧,菜都做好了,可以开饭了。」

  「好的,我把电脑关一下。」

  我转身回到了电脑桌前赶紧把电脑关好,因为在静姐敲门进来之前我还在上着色情网站,看着屏幕上那些喷火的肉体,而我的迅雷同时也在下载某部影片。
  平时一个人的时候难免会有生理上的慾望需要解决,尤其是在上学那会还是青春期的时候,每天撸管的次数更是不知有多少,长大之后懂得了爱惜自己的身体开始知道要节制。

  按我之前的惯例一般都是一个星期解决一两次即可,有时忙起来一个月都不会打一次飞机,只是在这段时间裡我不知道已经浪费了多少的精力,我知道那是因为寂寞在作祟。

  就在我点开正在下载的迅雷软体要把任务暂停时,静姐却自己走了进来把我吓了一跳:「你这地方,平时晒不到太阳吧。」

  好在她的注意力正放在我房间的布置上,没有发现我正在解决的秘密。
  「啊!是啊,当初看房子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一点,只是一时半会找不到其他好的房子了,先凑合着住吧。」

  静姐突然噗嗤一声地笑了起来,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你看看你,这袜子和裤子放了多久没洗了。」

  她用手指了指那盛放着我换下来的袜子、裤子的面盆,尴尬地是那裡面连我洗完澡换下来的内裤也放在其中,只是刚好被那条牛仔裤盖住了,才没被发现。
  「没办法,一个人住没那么讲究,一个星期再来个大清洗。」

  「就知道你是这么做的,难怪一进来就感觉这屋子有一股子味道。」

  静姐说着还表演起来,装作用力地吸了一大口气,然后扁了扁嘴做出很可怜的样子,让人一点也没觉得好像是在嫌弃着别人,反而是非常可爱,像个小女孩似的。

  「真的吗?那我明天再去买点空气清新剂回来喷一喷。」

  静姐又是看着我笑了一番:「要不然乾脆你以后把衣服拿过来给我洗好了,我那裡有洗衣机,到时候洗衣服的时候一起放进去洗就是了,早上要是洗完的话,晚上晒好就能拿给你,多方便。」

  「那多不好意思,还是我自己手洗吧,反正我一个人也没多少衣服。」
  正当静姐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对面的房间里传来了她的丈夫杨哥的声音:「小静,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过来,菜都煮好了,快要过来吃,要不然要凉了。」
  我和静姐这才停下了闲聊把门关上过去了静姐的房间。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静姐的屋子,总体上要比我的房间大了十平米左右,两个也算是凑合。

  虽然只是一个临时的居所,却被他们夫妻两人弄得很温馨,牆上贴着粉色的牆纸,傢具和杂物都归纳的很整齐,看得出来房间主人的品味很不错。

  就连门口都摆放着鞋柜,进门后要换鞋子,「别拖鞋子了,直接进来就好了。」
  儘管杨哥很热情地这么说着,但我作为客人还是不能不懂礼貌。

  「还是换一双吧,我鞋子在外面走太髒了。」

  「我们这裡也没多的鞋子,要不然你先穿你哥的吧。」

  静姐蹲下来从鞋柜里拿出了一双男式拖鞋出来给我换上。

  「对啊,你别客气,随便穿。」

  我最近一段时间阴鬱的心情被这热情好客的夫妻俩感染而一扫而光。

  在中国人的饭桌上,要是招呼客人的话,一定是要有酒的,这一点杨哥也是早早就准备好了。

  只是我的酒量太差,平时是不爱喝酒的,因为大学有过一次喝醉了,回到学校的时候在校内撒酒疯,可这些事情之后自己却忘得乾乾淨淨,还是扶着我回来的室友后来告诉我的,他们也拿这个笑了我好久。

  在那以后我是尽量不多喝酒,就怕在人前出丑。

  「来,这一杯是杨哥敬你的,就算是庆祝你搬到这裡来,成为了我们的邻居。」
  让我没想到的是杨哥的酒量好像比我好差,这才几杯酒下肚,脸色已经开始发红,舌头好像也有些不听话了。

  「你自己酒量这么差,还好意思一个劲儿地灌人家酒。」

  静姐像是在开着玩笑地笑话着丈夫,但我看得出来她是在担心杨哥。

  杨哥却是摆了摆手:「怕什么,我要是醉了,往床上一躺不就好了,小远你要是也喝醉了,也躺上去睡觉。」

  「你在胡说什么呢。」

  静姐有些生气地抢过杨哥的酒杯,又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和害羞。

  「你们女人,你啊,唉。」

  杨哥本还想把酒杯抢过来,但静姐一瞪眼他像是被泼了盆冷水醒过来了,只能无奈地叹口气摇了摇头叫我吃菜。

  我低头想着:「杨哥这酒量可真差。」

  转头又想起了他刚才说得话:「喝醉了直接躺在他们这裡睡觉,那不是和静姐一起……」

  脑子也开始出现一些不该有的画面。

                (四)

  最后当然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我看饭也吃得差不多便主动起身告辞,杨哥这时已经是有几分醉意,站着好像都有点晃晃悠悠,静姐在一边担心地扶着他。
  我看着他有些担心走了以后,静姐一个人要帮忙收拾这个残局太过辛苦,便说:「先扶杨哥到床上去吧。」

  餐桌和大床的距离不过只有一米多,但对静姐这个小女人来说要扶着一个醉汉确实是难度不小。

  静姐感激地冲我点了点头,可笑的是杨哥还在一边大声地嚷嚷着:「我没醉,我没醉,咱们、咱们接着喝。」

  当杨哥安稳地躺到床上,我再次道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再一次回到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热闹退去是寂寞又涌上心头。

  我这段时间有很认真地想过,自己是真的太喜欢赵思纯吗,对她竟然如此地放不下,想到了最后才明白过来,自己不过是不甘心,对一直以来苦逼的生活不甘心。

  好比看到一块肥肉,它就在自己的眼前唾手可得,但就在自己刚要伸手去拿的时候,却从一边横插来一隻粗糙的大手一把把它抢走,在自己的面前就烹调享受起来。

  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情,如果自己真的得到了赵思纯,恐怕也不会走得太长久,两个人在一起不光是外在喜欢,别人的内在也要能接受才行,而我对赵思纯还只是停留在想干她的初级地步,对她的为人习惯我一无所知。

  好在刚才陪着杨哥喝了点酒,我的头脑已经开始有些昏昏沉沉的,想来今晚肯定不会再失眠到凌晨了。

  「呀!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

  当我要脱衣就寝的时候才想起了这个月的房租还没有交,其实这个月的房租应该是三天就要交的,但我的工资要到今天才会发放,所以之前跟房东商量过,迟几天交。

  只是没想到今晚静姐夫妻俩突然要请我吃饭,以至于把这件事情全忘了。
  房东是个吝啬鬼,在租房之前我就已经看出来了,只是迟几天交他就老大不乐意了,却又真的不好说什么。

  我想了想还是早点把房租给他吧,等到他上门来讨就没意思了。

  以前人要交房租应该都是当面的现金支付,但现在的高科技发展只需要拿出手机进行银行转账即可。

  我们的那家公司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开工资的时候还是老式的现金支付,并不是把工资直接打到你的银行卡上,所以我今天所发的工资还都在我的背包里放着。

  在租房之前我就有对附近的一些银行、餐馆、商店等配套设施进行过了解,好在这附近就有几家我平时都会用到的银行。

  拿上了包裹着人民币的钱袋正打算出门去存个钱,一出房门,看了看对面杨哥他们的房间已经是关了灯黑漆漆的一片,应该是已经睡下了。

  当我打开了大门要走去的一瞬间又停了下来,摸了摸口袋以防万一,好在是有多留一个心眼,真的是把银行卡给落下了,这样要是没注意还得多跑一趟回来。
  先把大门带上进房拿出银行卡再说,就在我刚带上大门的下一秒,杨哥的房间里又一次地传出了熟悉的碰撞声音和压抑着的不明的声音。

  这个房子如果是各自在自己的房间里的话,隔音的效果是非常不错的,你在自己的屋子裡就算是用音箱放音乐,隔壁屋子的人也不会听到,但只要站到了走廊上,那么你在屋子裡稍微大声一点的说话声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同样的在屋子裡的人也是很容易就能听见走廊上的动静,所以每次赵思纯晚归回来的时候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听着杨哥房间里那断断续续的肉体交合声,心头有种异样的感觉,刚才还喝得大醉,现在还能在床上翻云覆雨,果然只要男人想要了再怎么喝醉都是可以办事的。

  我理该进门拿出银行卡后直接出门,然后回来该干嘛就干嘛的,但那一刻我鬼使神差地站在了原地没有其他动作,因为我知道只要我稍一走动,裡面的人就能听见我还走出去。

  我就那样站在原地有个三四分钟的样子,杨哥的房间还是没有太大太明显的声音传出来,只是时不时地传来的闷哼声和那熟悉的啪啪啪的撞击的声音一直在挠动着我的心。

  「老婆,叫大声点,人都出去了,怕什么。又没别人,叫出来。」

  听着杨哥那略带兴奋的声音,可真看出来是有要醉倒的样子,而且从他的语气中也听得出来呼吸有些急促。

  好像是被杨哥的话语刺激到了,静姐那若有若无的呻吟开始慢慢地变得大了起来,透过房间传到了走廊上,又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哦~好深、插得好深,慢一点。」

  静姐像是从笼子被放出来的淫兽般开始浪叫起来,说出来的淫声浪语跟平日里看到的她完全不能想像是同一个人。

  是啊,看起来那么单纯天真的赵思纯不也一样跟着别人在大街上车震吗,女人啊就是一个个外表清纯骨子裡淫荡无比的母狗。

  不知道为什么我又一次想起了赵思纯,心头一股无名怒火又再烧了起来。
  「老婆今天晚上怎么水这么多,你看我腿都湿了。」

  杨哥还在戏弄着静姐,静姐却没理他,只是时不时地发出几声诱人的呻吟声。
  「我知道,是不是刚才跟小远喝酒的时候就开始湿了,想要了。」

  我心头一紧,这怎么还跟我有关係. 静姐还是保持着沉默,杨哥却是不管她还在说着:「我看他平时都是一个人进进出出,好像没有女朋友,晚上寂寞了要是想要了,肯定是自己在房间里打飞机。」

  说到这的时候我感觉静姐的叫床声变得大了一些。

  「以后不如你去帮帮他,怪可怜的,你就用手帮他打一下飞机好了。」
  我整个人气血开始上涌,脸色开始发烫起来,原来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就清醒了不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